关注需谨慎√
凹凸杂食党√
已站定all金√
不吃瑞嘉瑞√
会抽风弃坑√
会果断挖坑√
有脑洞就会憋不住√
有问题请务必私聊√
是个语废但有表情包√
只想安静做个产粮官√
目前只产all金相关粮√

〖神日〗痛覚を喪失して

  〖ooc警告。一时脑浆烧糊产品。捏造设定,各种胡说八道改设定,剧情还没熟悉打死也要改设定。〗
  
  〖我真的是一时脑浆烧糊才肝的这一塌糊涂不知道写得什么玩意儿。〗
  
  〖八·写完了钻锅盖底撒腿远遁不背锅不想欧不要揍·猫君,视情况而定可能会再次脑浆烧糊而——(被揍)。〗
  
  ——
  
  好痛。
  
  好痛好痛。
  
  好痛好痛好痛——
  
  〖无聊。〗神座出流如此说道。
  
  他坐在空空如也的空间中央唯一摆放的床上,长长的黑发下那双红瞳像永远不会有涟漪的湖面,他面无表情的倾听着四处向自己涌过来的声音,全部无一例外都是来自那个人软弱的叫喊。
  
  名为‘痛’的这种感觉,神座出流并没有体会过,因此他明白得痛是种怎样的感觉,被才能所爱的他不会感到痛,对他来说这是无意义且相当无聊的一种存在。
  
  但是每晚、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在这里,他会听到这个相当于严重骚扰的声音。
  
  神座出流全部一一听完,他的感情淡漠使他不会感到枯燥乏味亦或者暴躁不耐烦,他只会感到些许无聊。
  
  于是神座出流产生了新的想法。
  
  很痛吗?
  
  他扭头望向身后,背对着他躺在床的另一边的少年裹着淡薄的被子蜷缩着,即使包得严严实实,肉眼也可见他在里面发抖,床的一半也微微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最初得以在这个空间相遇,是对方接受实验的第一阶段时期,原本该沉睡直至完全接手现实中成功容纳了所有才能的身体才会苏醒的神座出流,因耳边一直响起一声声难听的杂音,引导他至此,见到了对方。
  
  普通的、平凡的、毫无才能的少年。
  
  因实验后爆发的疼痛难受得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在有意识以来的沉睡中不停骚扰着他,让他来到这个空间与之相遇,即是他的父母又是茧蛹的存在。
  
  “…你是、谁啊……?”注意到这里出现第二个人的日向创抬起头,苍白失色的脸扭曲着,草绿色的瞳孔因为两人相同的面孔微微放大很是吃惊。
  
  他想了想,当时还没有名字,但既然是名为‘神座出流希望育成计划’,那么姑且使用那个名字吧。
  
  “神座出流。”
  
  啊,这样啊。日向创瞬间明白了。
  
  你就是……‘希望’啊。
  
  神座出流漠然注视着躺在床上动也不能动的日向创,他没有回答对方无力又微弱的话语,日向创的样子看起来狼狈极了,实验期间被注射的药剂在结束后失效,期间被压制的感觉一致爆发,疼痛就像突然炸开的炸弹在日向创身体里游走徘徊。
  
  被手术刀割开的疼痛、被很多针管扎进血管的疼痛、被金属扣在冷硬的实验台上挣扎的疼痛、还有——被语言刺穿的疼痛。
  
  〖日向创是预备学科,没有任何才能。〗
  
  两人相遇之后,神座出流成为了这个空间的居住者,虽然他自认不需要睡眠、但每次睁开眼,他便会看到日向创安静的躺在床的另一边(一边留给神座出流坐)默默忍受药效过去的痛苦,他听见日向创把牙齿咬得咯咯响,耳边却一直有声音回荡喊着。
  
  好痛。
  
  好痛好痛——
  
  只有他能听得到。
  
  〖无聊。〗神座出流想。
  
  两人之间并没有过多交流,每次神座出流醒来,日向创总是背着他,当神座出流的意识回归黑暗时,就是日向创开始进行实验的时候。
  
  噪音般的声音一直骚扰着神座出流,惊奇的是他毫不烦躁,默默的把日向创的痛喊听完。
  
  然后又惯性的说出无聊两字,瞥眼一看,日向创已经昏睡过去,苍白的脸上布了一层汗。
  
  这次也一样。神座出流想。
  
  当他听完周围的声音,日向创就会陷入沉眠,安安静静的,不会再因为实验后爆发的疼痛折磨得狼狈不堪。
  
  睡得像婴儿一样。
  
  安静得快要消失。
  
  等神座出流回过神来,他已经神使鬼差的伸出手抚摸着日向创的额头,将对方皱紧的眉角抚平。
  
  身体无视意志做出了出乎意料的举动,有股难以理解的感觉在心里涌动。
  
  第一次接触日向创,身体便产生了至今从未拥有的感觉。
  
  这是什么呢…?麻麻的、刺刺的、无法解释的。
  
  明明拥有所有的才能,被追捧为‘全知全能的神’,无论如何思考终究无法得知这股感觉是什么。
  
  神座出流默默的注视着日向创的睡颜,手不自禁的按在心脏位上,至今为止一直毫无波澜的红瞳终于有了波动,明亮的光泽宛如火光在跃动。
  
  ——是你赐予我的吗。
  
  ——
  
  神座出流不禁开始思考,疼痛是什么。
  
  只是他无法体会到痛觉,承受疼痛的是接受实验的日向创,每晚都会在他眼下咬牙忍痛,从来不会说出软弱的叫喊,神座出流难得挑动一下眉毛,他听得到日向创的声音。
  
  好痛——
  
  这样无力的说着。
  
  没有意义。神座出流判断。
  
  既然那么痛,为什么还要苦苦忍耐?
  
  既然那么痛,为什么还要同意实验?
  
  神座出流下意识想说句无聊,但张了张嘴,最终默默听完日向创软弱的叫喊。
  
  只要听完就行了,听完了,这家伙就会安静的睡觉了。
  
  只是那股缠绕在心脏的感觉,似乎越来越强烈了。
  
  神座出流转身看着背对他的身影,裹成团子般微微颤抖、把床弄得嘎吱嘎吱响的少年未注意到他打量的视线。
  
  日向创似乎比前些日瘦了好多。
  
  神座出流看着日向创消瘦下去的背影。
  
  ‘很痛吗?’不禁又想起这个问题。
  
  到底有多痛?
  
  体会不到,一切疑问都是无意义的。
  
  无聊。
  
  “……唔、抱歉…吵到你了吗……?”终于注意到神座出流投向自己的视线,日向创以为自己打扰到了对方,但是他没办法翻身或者抬起头,光是抱住自己承受药效过去的痛觉已经是极限了。
  
  就连说话也牙齿打颤,发出来的声音沙哑得刺耳。
  
  明明只是个普通人,平凡得没有任何独特之处,真亏能撑住实验支撑到现在。
  
  而且,赐予他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的,也是他。
  
  “既然很痛,为什么不停止。”这样子神座出流就不会诞生,日向创回归平凡的生活,恢复成为普通的高中生,平平淡淡的生活一辈子。
  
  日向创的背影一下子僵住,神座出流听见他的呼吸比之前混乱不少。
  
  “…咳、哈…拥有才能的你可能、呜…理解不了……”
  
  被嘲讽没有才能,甚至被不公的现实对待,寻求真相却徒劳无用。
  
  一切只是因为〖才能〗。
  
  神座出流微微挑眉,内心又涌动着一股奇异的感觉,相比之前,就像平静的湖面一下子被倒入翻腾的海水。
  
  赐予他这种感觉的,是日向创。
  
  脑海里突然闪过零零碎碎的记忆画面,那不是属于神座出流的,那是名为日向创的普通预备学科在那所学园经历的过程,一点点渗透着神座出流的心。
  
  …憧憬着才能,仰慕着才能,渴望着才能。但他任何没有才能。
  
  想成为能与那个女孩并肩而行、能在她的朋友前抬头挺胸的存在。
  
  ——强烈的渴望。
  
  所以不可能中途停止或者逃避。
  
  得出结果后思考结束,回过神来神座出流不禁又问:“很痛吗?”
  
  神座出流的问题让日向创为之一顿,费力转动眼珠望向身后的黑色……他看不太清楚,视野有点发晕。
  
  不过想一下最近与对方的相处方式也可以知道对方是面无表情问出来的,就像面部神经瘫痪一样的家伙,说话语气也跟机械一样。
  
  “…手术的时候并不会痛,咳、但是打了太多药,失效后就会爆发……”
  
  后期阶段就是直接对脑部干涉,若成功将所有才能塞进这副身体里,全知全能的人工希望就会降临,而到时候……日向创还会是日向创吗?
  
  ……又开始思考无意义的事。
  
  神座出流疑惑于自己的分神,为什么他要为对方思考这些事情呢。
  
  好不容易转过头的日向创看见的就是望空发呆的神座出流(其实是在思考),不禁笑了出来,虽然因为剧痛笑得声音一颤一颤的怪渗人。
  
  “你这人真奇怪啊……”
  
  神座出流转而将注意力放在日向创身上,头一次认真打量起日向创。
  
  而日向创也因为面对着一脸面无表情且面孔还与自己一模一样但气势不一样的人光明正大扫视着自己而僵了一下,眼睛下意识转向旁边。
  
  “…怎么了?”
  
  “无论外表内在都普通得不起眼呢。”终究只是个普通人。
  
  “……”那还真是抱歉了啊,莫名的火大。
  
  日向创有些自暴自弃的躺了回去,更加封闭式的裹住自己只露出半颗脑袋,显然神座出流的话对他造成了很大重击。
  
  神座出流眼睛一动,“呆毛露出来了呢。”
  
  你少管我!!
  
  日向·一点就炸·创差不多把自己裹成包子了。
  
  ——
  
  ——声音停止了。
  
  不痛了。
  
  仿佛有种天空终于放晴的错觉。
  
  在神座出流心底形成漩涡的风暴感觉却没有消失。
  
  他还没理解这是什么感觉啊。
  
  日向创不知道的,日向创赐予他的,这到底是什么呢。
  
  麻麻的,刺刺的,既没有伤害也不会感到威胁。
  
  但是神座出流如何也想不明白这是什么。
  
  “创。这股感觉是什么?”于是十分自然的问出口。
  
  反而是陷入自我暴毙的日向创因为神座出流突然间直呼名字而受到近乎惊恐的效果,如果不是疼痛缠身他恐怕要吓得从床上炸起来跑得远远打电话报警……咳,夸张了。
  
  日向创吃惊的探出脑袋,神座出流已经爬上床坐在他身后,距离近得只要日向创努力向后倒就可以压到对方——神座出流露出了渴求答案的表情望着他。
  
  想说你什么时候靠这么近……语音与痛觉在对上神座出流的红瞳时仿佛被什么无形之物击散。
  
  日向创不禁顺着神座出流的疑问回答:“你说的感觉…是什么?”
  
  “麻麻的,刺刺的。”神座出流一本正经的说。
  
  ……暧昧的概括啊。
  
  “是你赐予我的,只有你知道。”
  
  “…我?”日向创懵掉了,他可不曾记得自己给过神座出流什么,或者说居然还有那种东西是全知全能的神座出流不能理解的?
  
  麻麻的,刺刺的,那是什么感觉?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啊……”
  
  感觉这种暧昧的东西,不是心有灵犀或者身心共享是不可能一同体会得到的吧。日向创如此认为。
  
  但神座出流似乎看得穿他在想什么,淡淡的说:“只要共享就能明白吗?”
  
  “啊?也不是这么说……”话说你还有共享这个才能吗?
  
  神座出流心有灵犀般瞥了眼日向创,日向创懵的就是从那冷淡的红瞳里读出了鄙夷。仿佛在说‘果然表里都是普通平淡那种才能怎么可能会有’。
  
  ……再次莫名火大起来。想是这么想,但日向创没多少精力放在活跃的情绪上,疼痛慢慢平复,困意犹如看不见的迷雾包围着他的意识,耳边似乎响起神座出流不含情感的呼喊,他想回应对方表示他只是想睡觉了,然后意识断掉,一切坠入黑暗。
  
  最后一刻,只感觉那份黑暗带着淡淡的温暖,感觉可以做个好梦。
  
  神座出流不得正视起导致自己三番几次出现意料外行动的日向创,明明只是因为太劳累睡倒过去,但是看见草绿色的瞳孔黯淡闭合的瞬间他早已伸手捞过日向创消瘦的肩膀,把对方完全抱进怀里。
  
  回过神来,体内宛如漩涡的感觉上升到了无法言明的等级,心脏一抽一抽的,仿佛被钳子夹住了心脏使劲拉扯般。
  
  一股强烈到无法忽视的感觉在触碰到日向创的瞬间窜走在神座出流的体内,使得他抱住日向创的动作僵硬一下,猩红的瞳孔微微动摇。
  
  那已经不是麻麻的,刺刺的,微弱的感觉了。
  
  可以判断为足以造成身心伤害的等级。
  
  ——是〖疼痛〗。
  
  是日向创的疼痛。
  
  经由他接触日向创后传达给他的。
  
  一直以来缠绕在心头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的,是名为〖疼痛〗的感觉吗。
  
  神座出流想着,低头看着日向创的睡脸,睡得安安静静的,恐怕很难叫醒。
  
  神座出流无法感到痛觉,接触日向创理解后的这种疼痛使他一直淡漠的表情首次出现了动摇,他慢慢的张开五指,却发现双手在微微的颤抖,是因为日向创的疼痛造成的。
  
  又是一种难以理解的感觉。
  
  用比较容易表达的词来比喻神座出流此刻的心情,大概就是‘原来如此’吧,他既不喜悦也不讨厌,只是终于明白了这就是痛觉。
  
  对普通人来说,疼痛应该很难以忍受吧。
  
  ……明知疼痛也坚持到现在,作为普通人之一也算很优秀吧。
  
  神座出流微微低头,黑发下红瞳闪烁着跃动的光芒,将日向创熟睡的面孔完完全全刻在眼里。
  
  他想是时候该分别了。
  
  于是在最后一刻,他悄悄的低头亲吻一下日向创的嘴唇,神座出流意外的认为日向创的嘴唇很柔软,他确保了日向创不会再醒过来,把他放在床上,又细心盖好被子。
  
  难得睡得这么深,那就再睡一段时间吧。
  
  神座出流渐渐离中央远去,当他抵达空间的尽头,一片黑暗的墙壁,唯有白色的大门立在那里。
  
  他伸出残留痛觉微微发抖的手,毫不犹豫打开那道门,然后不带留恋踏步而出,将身后沉睡的少年留在这空白的房间里。
  
  ——你醒了之后,我会回来迎接你。
  
  神座出流带走了痛觉,踏出外面关上了门。
  
  “……区区才能而已。”
  
  
  ——真·END·没有后续。

评论(10)
热度(61)

© 八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