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需谨慎√
凹凸杂食党√
已站定all金√
不吃瑞嘉瑞√
会抽风弃坑√
会果断挖坑√
有脑洞就会憋不住√
有问题请务必私聊√
是个语废但有表情包√
只想安静做个产粮官√
目前只产all金相关粮√

〖神日狛〗その猫は 1

  〖ooc警告。脑浆烧糊系列第二篇。设定依旧有捏造,剧情依旧有捏造,就是喜欢搞捏造(揍飞)。〗
  
  〖八·每次脑浆烧糊后都会钻锅盖底撒腿远遁拒绝被欧拒绝被揍拒绝被喷玻璃心薄得易碎·猫君,表示是脑浆烧糊祸害的。〗
  
  〖想象一下创喵,失血过多而死。〗
  
  ——
  
   狛枝并不是特别的喜爱猫咪这种动物,他本身也不招猫咪亲近,除了偶尔自身的幸运作怪,基本每次与猫相遇,狛枝的脸少不了被挠出一片爪痕。
  
  但是眼下这种情况完全就出乎意料,导致他一脸惊讶站在自家门口,然后不幸的被门廊顶上堆积的雪砸了一身,同时也避免了脚边那只尚还残存浅温的生物被冻死的悲惨结局。
  
  至于为什么要用『生物』来概括,因为狛枝并不清楚它到底是『人』还是『猫』,毕竟据狛枝了解,没听说有『猫人』这种动物。
  
  更何况这模样还是一只幼崽?看样子长得跟普通的小孩没什么区别,被冻得惨无血色的小脸皱成一起,以及蜷缩在脚边一小团的可怜样子让人不禁容易心生悲悯,温暖系的棕色头发似乎沾了什么脏东西黏在一块,脑袋上一对棕黄色的大耳朵与独特的呆毛一同无力的顺着重力软垂而下,棕色的尾巴也为了保护最后一点体温而包裹着身体。
  
  然后是它身着的服装,居然是一件单薄得如同夏天所穿的成年人长袖衬衫,那件衬衫脏兮兮满是黑污,散发着一股让狛枝忍不住皱眉捏起鼻子才能忍耐的恶臭味,这种味道就如同身处多日未处理而发臭的垃圾桶里面。
  
  单薄的布料质量也并不好,躺在雪地中的它不停发抖,瘦弱又娇小的身躯差不多被夺去大部分温暖,因此当狛枝踏门而出不小心踩到它的那一瞬间,它下意识缩成一团贴在狛枝脚边,然后狛枝的不幸降落,一堆雪落了他满头。
  
  狛枝犹豫着他应该无视这奇特的生物尽快跑步赶上上学时间避免被雪染老师家访还是当个救世主把这只不明存在的小家伙捡回家里先把它照顾好。
  
  ——反正像我这样的渣滓不在了也不会影响大家充满希望的一天吧?
  
  于是,狛枝选择了光明正大的罢课、他只是为了希望的安危要研究明白这只奇特的生物到底是什么而已,并不是什么罢课。
  
  “都冻僵了啊。”
  
  抱起它的时候狛枝愣住了,不仅因为它的重量非常轻,它大概倒在自家门口外被冻了一段时间,浑身冻得僵冷,一股夹着刺鼻臭味的冷气往狛枝身上扑过来,真亏它还能熬到被狛枝发现。
  
  它的生命力或许意外的很顽强。
  
  “嗯?这粘稠的感觉是……”
  
  感觉到双手掌心流过一股微凉又粘稠的液体,狛枝往地下一看,不得当场怔住,一滴滴暗红色的血珠滴落在被染红一小圈的雪地上,然后被雪花渐渐覆盖。
  
  流血。它受伤了。难怪呼吸那么微弱。
  
  震惊只持续了半分钟,狛枝非常理智的轻轻抱着怀中的瘦小生物,也毫不在意它身上散发的垃圾臭味,带回充满暖气的室内第一件事就是找柔软又温暖的毛毯将它包裹住,看了眼双手的血迹便拿毛巾擦掉大概,转身回房间找一件不适合自己穿的小一码冬季卫衣以及找出为不幸事件而准备的医药箱,心里不知掂量着什么。
  
  被刻意调高了温度的温暖室内里,它依然像濒死垂危的小幼崽,呼吸虽然因外界气候变暖而顺畅了些许,但是脸色依旧惨白失色。
  
  考虑是因为在大雪中流血过多导致的。
  
  但是看表情安静得快死了一样呢。狛枝想着,便着手揭开毛毯,小心翼翼让它侧躺着,果不其然后背一片红色,就连底下的毛毯也被沾了血迹。
  
  掀开粘在皮肤上的布料,狛枝一时没控制好手的力道,便感觉到它瘦弱的身躯剧颤一下。
  
  “抱歉哈,像我这样的渣滓是第一次给别人处理伤口,万一弄疼了你等醒了之后再把我碎尸万段也没关系喔。”微笑着说出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语。
  
  昏迷中的它是不可能听得到狛枝说的,狛枝无奈笑了笑,又专注在如何将被结块的血痂黏住了皮肤和布料撕开的问题上,他不禁怀疑那伤口多大多深,才会将后背染成一片暗红色。
  
  真苦手,这种情况是不是应该打电话叫罪木同学过来呢?毕竟比起自己还是罪木同学对这方面的才能更加优秀,啊——想起来他根本就没有班上每位同学的联系电话。
  
  果然像我这种的渣滓只配为希望的踏脚石。
  
  处于昏迷中的猫耳人形生物突然动了动,狛枝看见它的嘴微微张开,吐出跟空气无差别的碎语。
  
  “I…ru……”
  
  稚嫩虚弱的声音只能听出大概的零碎气音,狛枝却一脸惊奇的想原来它还会说话啊,好奇心被点燃,致使他有些兴奋于了解这身份不明的猫到底是人还是兽,于是认真又正经的开始对伤口进行处理。
  
  大概过了七八分钟左右,在它再度陷入昏迷期间,狛枝不费努力终于将粘在皮肤上血痂与布料分开,然后见到了几乎横割整个后背的可怖伤口。
  
  狛枝眯起眼睛。
  
  没有三十厘米以上长的冷兵器是不可能划出这么深的伤口,向两边裂开的伤口简直像把瘦弱的身体断成两半,里面血肉模糊基本快结痂封住了,估计是因为之前狛枝不知情胡乱抱起来导致伤口再次裂开,温热的血一点一点流出,伤口一片皮肤呈现被冻得青紫色。
  
  不管是被恶意伤害还是某种原因导致,一般情况是不可能会出现这种几乎能把人杀掉的伤吧。
  
  “我越来越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了,啊,如果你也怀中某种充满希望的才能那我真是太Lucky了。”
  
  满脸愉悦的狛枝在心中下定了某个决心,虽然它浑身散发着不可比喻的臭味向狛枝逼近,狛枝除了僵一下手,还是微笑着将它身上脏得不能穿的衣服脱去,成年码的衬衫轻而易举被狛枝丢到垃圾桶里,然后皱眉苦恼着怎么处理对方的伤口和脏得宛如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臭味。
  
  还有被不明黏液沾成一块一块的棕色头发,真奇怪它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子。
  
  “这个是……?”
  
  狛枝的目光落在幼猫纤细的脖子上,那里挂着一条脏掉的绳饰,牵着一个精致细薄的金属薄片,之前被衬衫挡住所以没看到,狛枝将金属薄片翻过来,刻在上面的字迹被墨水类似的东西涂掉一半,但文科优秀的狛枝还是能凭借刻痕读出来。
  
  “…Hinata……Hajime。”
  
  稍微动一下脑袋就能理解了。
  
  “日向创。原来是有名字的啊,那应该是被人养的吧。”
  
  随手丢开刻着名字的金属薄片,狛枝转而将视线放在这只名为『日向创』的猫身上,拿毛巾将伤口周围的血擦掉后,狛枝一边陷入了近乎长达一个小时的‘与背后创伤奋斗’事件中,期间雪染老师打来了三个电话。
  
  直到第三个电话狛枝才回过神仿佛见到希望之光般接通了电话,无视对面班主任气恼的询问,直接要求罪木接听电话,于是非常顺利的对那道可怖的伤口进行了包扎。
  
  期间幼猫睡得仿佛死掉一样,如果不是狛枝消毒的时候让它潜意识感到剧痛发出细碎的呻吟,狛枝还以为他在抢救一只半途早就死翘翘的小猫咪。
  
  总之生命力还是很顽强的,可喜可贺。
  
  不过话说回来,大暴雪的冬天,为什么一只不明正体的『猫』会受伤倒在他家门口呢,如果有饲主的话应该会注意到宠物丢失在四处寻找吧,他要不要上论坛看看谁家丢了一只男童模样的『猫』呢?
  
  一切疑问还得照顾好这只猫,等他醒来了才能清楚。
  
  最后,狛枝无奈的叹口气:“这是不幸还是幸运呢?”
  
  于是狛枝又认命的,去端了一盆热水,就着被弄脏的毯子给脱得光溜溜又脏兮兮的猫擦身子,目光扫过某处他还一脸稀奇的啧啧称赞原来连这里也跟正常人一样啊只可惜还是太小了等等诸如此类貌似有点令人匪夷所思的话语,弄到头发的时候又让狛枝苦恼了一会。
  
  但他还是好人做到底,用惊人的耐心慢慢打理猫的头发,被某些触感异常恶心的粘稠液体僵化的头发一点一点的在狛枝的处理下变得稍微干净一点。
  
  狛枝忍不住怀疑它是不是真的钻过垃圾桶,太脏太臭了,样子也蛮惨的。
  
  大约花费了三个小时终于处理完剩余的事情,狛枝在后院找了一个放置很久大概是父母生前养动物用的大型笼子,恰好容得下一只瘦弱又受伤不得动弹的幼童型猫咪,调好了室内始终处于暖气温度后,狛枝下午就愉快的前往学园,一路畅通无阻,简直是幸运在为他开道。
  
  ——
  
  “哈?你今天上午不来上课就是因为你在家照顾一只猫?”左右田的嗓音简直快赶上在讲台飙吉他的澪田,他一脸古怪的扫了眼哈哈笑的狛枝,心想这家伙无论何时脑袋还是那么奇怪。
  
  要知道雪染老师在狛枝中午踏入校门口的时候瞬间展现了她身为『超高校级的女佣』的便利才能,一路踏着幸运而来的狛枝被雪染老师来了一记『罢课教训』,躲避的时候很不幸被从天而降的一颗写着‘桑田’的棒球砸中了脑袋,被雪染老师拖回了教室。
  
  今天的狛枝凪斗也在幸运与不幸中度过,多么美妙。
  
  “喔,是只非常特别的猫呢,因为太特别了让人忍不住有点开心,希望放学回去能看到他神采奕奕的样子呢。”
  
  狛枝·充满希望的笑容·凪斗,让左右田看着起了一片鸡皮疙瘩,这家伙今天还是一样脑子比较奇怪,根本不能用正常的方式对话。
  
  “诶什么什么,狛枝君养了猫吗?”走过的西园寺忽然对话题有了兴趣,或者说对狛枝养的‘特别’的猫感兴趣了,于是一脸讶异前来搭话。
  
  左右田阻止都来不及,于是狛枝·希望教主·凪斗对西园寺寄子发动希望传教对话,西园寺一脸莫名其妙拒绝并退出对话,并没啥卵用。
  
  “哈哈果然像我这样的渣滓不配跟拥有优秀才能的大家作为同班同学呢。”
  
  就是你那种莫名其妙的话题才会惹起别人反感好吗!左右田在内心无力吐槽,同时也因为狛枝这种‘世界这么美好我咋还不去死省得玷污了世界’的话题而想起了另一件事,于是他瞪着眼一脸不爽的指向某个无人的座位。
  
  “比起狛枝你的罢课,那家伙简直像是把这里当成是他家开的,想来就来不来就不来,那个三无面瘫的家伙已经一个礼拜没来上课,要不是老师说他有事请假我们还以为他退学了呢。”
  
  狛枝愣住,眼睛带着惊讶望向那个无人靠近亦桌面干净的座位,他深知那是谁的位置,也知道那人拥有的才能简直就是他理想中的绝对的『希望』,他也因为那人的才能而仰慕崇敬着对方。
  
  狛枝只能耸肩微笑,一点也不在意。
  
  “毕竟是神座出流,『希望』化身的他一定觉得这所学园的学生充其量都是蝼蚁吧?”愉悦的尾音。
  
  ——神座出流。拥有全知全能的、其中就包括了狛枝的信仰,名为『超高校级的希望』的才能。
  
  就连狛枝的『幸运』才能,神座出流也拥有。他一入学那日起就轰动了整个希望之峰,然后一夜过去,神座出流的名字突然变成了与绝望同等挂钩的存在,次日校内传出大量男性学生被送进医院,曾轰动一时的‘神座姐姐’名号在一场血雨腥风之下变成了‘神座聚聚’,然后没人再敢招惹神座出流,或者耍流氓喊‘神座姐姐’。
  
  神座出流是希望之峰历史上第一个拥有全部才能的奇才学生,他的斗殴事件被校方压下,而神座出流也就读在狛枝的班级,能亲眼看见活着的希望让狛枝觉得此生足矣,可喜可贺。
  
  但是自从一个星期前开始神座出流突然不再出现在班里,雪染老师告知他没有来学园而是突然无限期请假,直到他自己回来为止。
  
  现在过了一个礼拜,神座出流依然没有出现在学园,不少女生因为见不到神座出流而整天哀哭狼嚎的,大多数男性却在为神座出流不在希望之峰而开心得不得了,毕竟他们如小强般坚韧的生命志气在医院度过了不美好的一段回忆,巴不得神座出流退学。
  
  估计全校只有狛枝这个真·希望厨因为希望君不在而失落到想切腹自尽献身希望吧,他就是异常执着于希望,并且认为神座出流的希望就是『绝对的希望』。
  
  “哈?谁知道那家伙整天在想什么,神座出流待在这个教室说过最多的话就那两个词。”
  
  ——无聊。神座出流有时候会偶尔这样说。
  
  每个人包括狛枝都猜不透他的想法,他上课不需要听课也知道教科书的内容,甚至连突击考试都不用参加,基本大家都把他当成来学园签个到就一直划水却不可忽视的存在。
  
  总之今天也是没有神座出流在校的一天,世界依然核平美好,希望依然灿烂光辉,狛枝的世界虽然不太完美但他今天捡到了一只奇特的猫。
  
  ——
  
  充满暖气的房间内,名为日向创的猫在笼子内微微挣扎着,它的脸蛋已经红润了些许,却仿佛深陷噩梦般四肢抽搐,尾巴急躁的抽打在柔软的毯子上。
  
  但是它的意识还没清醒,干裂的嘴唇张开,呼喊出音节不清的字音。
  
  “I…zu……”
  
  无数次无数次,仿佛是在噩梦中唯一能拯救自己的光芒。
  
  它撑着沉重的眼皮硬是睁开眼,但狛枝只能在那双一片死灰的草绿色眼睛里看到混乱的情感,空洞的、恐惧的、焦躁不安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会让它变成这个样子(包括身后的创伤)?
  
  总是喊那个意义不明的音词又有什么用?
  
  然而意识不清的它好像错把狛枝当成了某人,一味朝着狛枝断断续续的呼喊着,狛枝认真听了半久都没办法组织起那几个零碎音词的名字,但是想必是它重要的饲主吧?
  
  于是狛枝伸手穿过笼子握住对方露在毯子外的小手,虽然惊讶于对方的手掌摸起来手感就像摸一只骨头柔软的猫爪子,狛枝难得收起那张被左右田称看了不讨喜的笑脸,语气略温和的回应对方时刻不停的呼喊。
  
  “我在这里,没事的,这里没什么能伤害你。”
  
  ——如果有人胆敢伤害你,那我这种只配为希望的踏脚石的人就为绝对的希望把对方干掉吧。
  
  他一脸认真的语气仿佛在说着圣洁的誓言,受伤的猫回应了他的信任,哆嗦着闭上了眼睛,皱成一团的脸终于安顿下来陷入熟睡。
  
  狛枝却愣在那里望着被反过来牵住自己拇指的小手,毫无疑问他是第一次被别人如此直白的表达依赖,虽然对方还不知道到底是只猫还是个人,但从未有过的感觉飞速在狛枝心底涌动,使他头一次,露出了那种表情。
  
  ——非常的不妙,他刚才,貌似心动了一瞬。
  
  
  ——不要期待后续(揍飞)——

评论(9)
热度(94)

© 八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