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不治,世间一切催更都是罪恶的。


〖神日狛〗その猫は 2

  〖ooc警告。脑浆烧糊系列第二篇。设定依旧有捏造,剧情依旧有捏造,就是喜欢搞捏造(揍飞)。〗
  
  〖八·每次脑浆烧糊后都会钻锅盖底撒腿远遁拒绝被欧拒绝被揍拒绝被喷玻璃心薄得易碎·猫君,表示是脑浆烧糊祸害的。〗
  
  〖肥肠喜欢脑浆烧糊的感觉,放飞自我来疯狂脑补啊(揍飞)!〗
  
  ——
  
  狛枝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得这么突然。
  
  他在劳累中悠悠入睡,睡梦中做着令他无聊的梦,然后梦境扭曲,一双柔软的手穿透梦境掐住了他的脖子。
  
  本来还想原来做梦也会有这么真实的窒息感,但是那双柔软的小手带给他一丝熟悉的触感,就像软绵绵的骨头般无力,却带着真实的杀意想要致他死地。
  
  意识迅速清醒,梦境瞬间破碎,狛枝睁开眼睛便对上一双怒目圆睁的大眼睛,草绿色的瞳孔里翻滚着无比坚定的杀意,却又莫名藏着一丝焦躁不安。
  
  目睹到狛枝的苏醒,它浑身僵了一下,脑袋上那独特的呆毛更是直接炸了起来,看样子颇为可爱,但它的行为举止可一点也不无辜,因为它更加卖力的把狛枝往死里掐,恨不得掐断颈骨那样,但狛枝除了只觉得呼吸有点艰难脸色微微发涨,并不觉得靠它这种力道能轻易在自己大脑尚未完全清醒的短时间内让自己窒息而死。
  
  它太小太瘦,力气太弱,再怎么卖力掐,也只能在狛枝脖子上留下红色的掐印,而不能掐死他。
  
  狛枝从最开始的惊讶转变成温和接受,看着不知何时醒过来从笼子里跑出来,背后负着伤却摇摇晃晃在掐他脖子的猫咪幼崽,它看见狛枝嘴角翘起的笑容后宛如见到了什么恐惧的事物,明白自己掐不死狛枝,从狛枝身上退后飞快的跳下床——
  
  ——非常不走运的是,它摔倒了,因为它穿着狛枝的卫衣,尺码比那孩童的身躯大了很多。
  
  并且十分不争气的发出了惨痛的哀嚎。
  
  挣扎着爬起来花费了太多时间,背后的伤容不得它胡来,在它喘息着能站起来的期间,狛枝已经打开灯从床上坐起来,以俯视之姿望着发抖的猫。
  
  “你叫『日向创』是吗?”狛枝露出自认友善的笑容。
  
  顿住后退的脚步,日向用惊疑不定的神色望着狛枝,非常紧张的揪住了领口,那里有刻着他名字的牌子,看样子非常重要。
  
  狛枝看见它警惕又不安的瞪着自己,攻击性强烈的同时又带着莫名的怂感,让狛枝忍不住猜疑它到底在害怕自己什么。
  
  “我想你应该可以说话的吧?”
  
  狛枝双手摊开已经将自己对它没有威胁的意思示意得非常明显,效果很不错,对方眼中的防备确实淡了不少,敌意也渐渐淡弱。
  
  “…日向创,是我的名字……”
  
  日向细声回答,他重新打量穿着睡衣的狛枝,除了脸长得俊俏以及那头粉白色像海绵一样的发型十分叫人在意之外……日向冷静下来才发现他与那伙人的样子差太多了。
  
  但是即使如此还是不能轻易放松下来,苏醒过来的钝痛与混乱导致他醒来发现被关在笼子里而恐慌得焦躁,破坏笼子进到这个房间一看见睡在床上的人,他想也没想就扑上去,脑子里只剩下尽快掐死他的想法。
  
  掐死他,把伤害自己的家伙杀掉,然后快点逃跑,一直跑一直跑,不能停不能停,要一直直到——
  
  奈何他重伤醒来身体太虚弱,力气弱得不堪一击的程度,吵醒狛枝之后还不能得逞,反而自己笨拙摔了一跤自讨苦吃。
  
  日向比较庆幸这个粉毛没有在他昏迷的时候做出对他有害的举动,同时也非常开心能在暗无天日的逃亡中能睡上一个不被追捕的好觉(虽然是被痛醒的),他非常难以想象,若在他因背后创伤而昏迷不醒期间被找到——想到这里,日向的脸色发白,浑身颤抖着,他短暂的意志力再也无法支撑住,双腿一软就倒了下去。
  
  狛枝及时抱住了日向,避免他又一次惨遭昏迷。
  
  “…谢、谢谢。”视野由发晕变清晰的日向注意到自己被陌生的双手抱进陌生的怀抱中,这并不是他熟悉的那份触感,因此日向没有任何留恋挣扎着爬起来。
  
  “不用谢我,日向君,我叫狛枝凪斗,可以叫我狛枝喔。”非常顺利进行了自我介绍,并且直接称呼为『日向君』。
  
  虽然感觉关系莫名被拉近,之前搞出的紧张感一下子消散了大半,日向还是不放下心来,草绿色的猫眼直直看着狛枝。
  
  狛·微笑·枝,不管怎么看,笑容都是那么自然,自逃跑中从未遇过生人的日向无法看穿这到底是不是他真正的笑脸。
  
  日向觉得光是庆幸自己还活着就想要热泪盈眶了。
  
  他忍着背后剧痛到影响了视野发黑的重伤,出于获救的感激朝狛枝稍稍鞠躬,好多天没补充过水份而造成嘴唇干裂及声音沙哑得很难听。
  
  “刚才对不起…我一时冲动,就想把你——”杀掉。这个词日向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他没有杀过人,但想杀人时那份支配大脑不容他思考它物的感觉却非常真实,也让他不由得悲观起来。
  
  比起他那无所不能的‘天才’弟弟,他只是空有同一具躯壳罢了。
  
  思考越飘越远,直到日向听到头顶传来一声低笑,他的身体被轻易的抱起来,双脚脱离地板的下坠感让日向僵住脸色发白,但很快他被轻轻的放在了狛枝身旁。
  
  “让伤员光着下半身站在地上受冷这种行为实在是罪该万死啊,如果日向君不介意可以在我的床上取暖喔。”
  
  狛枝略带自责的口吻听起来让日向觉得些许感动的同时还更加自责刚才怎么就攻击了对方,但他很快就被温暖又柔软的被窝吸引。
  
  尚还留有温暖的被窝让日向忍不住挪了挪位置,狛枝观察到日向的棕色猫耳小幅度摇了两下,他把眼睛往下移,伸出卫衣外的尾巴像在打探周围因素般拍打着狛枝躺过的位置。
  
  更令狛枝在意的是,日向刚才还是针孔状的瞳仁此刻又大又圆的,人畜无害的感觉完全没有之前那股把人往死里掐的狠劲(虽然掐了等于没掐)。
  
  ——应该是猫的成分居多吧。狛枝认真想。
  
  “日向君真是令人好奇啊,你是猫妖吗?”
  
  “那个…狛枝、君?”日向紧张得差点咬了舌头,他听到了狛枝带着愉悦笑意的回应,日向窘迫得脸颊发红,头上的呆毛更是抖了两下。
  
  看起来呆毛比猫耳更有萌点诶。狛·思想误入歧途·枝想到。
  
  “那个…谢谢狛枝君救了我,还有刚才真的对不起……而且,”日向君顿住,眼神黯淡下来,“我不是什么猫妖,我是……”
  
  用‘他们’的描述——他就是‘神迹再现’的失败品,一个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劣仿品。
  
  不是人类,也不是其他什么存在,硬要说的,只能是『不是人类的怪物』吧。
  
  『——』但是那个人的话,一定会面无表情的否定一切吧。
  
  “我是日向创,不是猫妖也不是人类,我的名字就叫日向创,仅此而已喔,狛枝君。”
  
  日向创露出了笑容,非常干净、毫无杂质存在的笑容让狛枝愣住,随后他展露出被勾起兴趣的笑容,眼睛直勾勾看着日向。
  
  “那么日向君,你是被卷入了什么危险的事情当中吗?受伤昏迷在我家门口的时候可吓到我了,发现自己家门口突然躺着一个(只)不知道是人还是猫的生物,让我兴奋又担忧了好久呢。”
  
  日向想了想,不擅长编织谎话的他硬着头皮顺着狛枝的话撒了谎。
  
  “我可能遇上了坏人……背后被划了一刀之后,我不太清楚自己逃到了哪里,期间的记忆都十分模糊,所以……”日向苦恼的低着头。
  
  “原来如此。”
  
  ——确实是个单纯得头脑简单的小家伙,连谎话都不知道讲得圆一点。狛枝悄悄眯起了眼睛。
  
  而这边日向也陷入了思考,没注意狛枝眼中一闪而逝的异样。
  
  被划了一刀之后他确实陷入了意识模糊的难境,为了躲过搜查,他藏在了回收垃圾桶里,然后在一阵恶臭中再也保持不住意识彻底昏迷过去——如今他到底身处何处?
  
  于是日向非常焦急的询问了狛枝,得到的结果非常乐观,他还没偏离太远,只要距离不是很远,他就还能回去,回去找到他的弟弟——
  
  但是他现在却还因为背后的伤无法自由活动,就连动一下胳膊、或者深呼吸一下,都会引起背后一阵剧痛,被恐惧支配企图掐死狛枝的时候痛觉并没有此刻这么强烈,反而现在冷静下来稍微动一下,日向就觉得自己的面部表情一定扭曲得很难看。
  
  狛枝早就看穿了日向的焦急,他思考片刻,伸手按在日向手背上慢慢握在掌中,幼童大小的手掌仿佛连骨头都是软绵绵的,握在手心的柔软触感让狛枝不由得想起传说中让猫奴们欲罢不能的猫爪子——他想日向君虽然外表跟人类相近,但果然还是属于猫的成分居多吧。
  
  “啊——!”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日向陷入苦思的表情瞬间惨白,发出一声惊叫的同时飞快的甩开了他的手侧过身面对着他,一脸紧张到害怕的模样瞪着狛枝,重新变成针孔状的瞳仁随后又平复下去……
  
  好不容易缓和的气氛又变得僵硬。
  
  刚才一瞬间,他又变得充满攻击性,是因为自己突然间触碰了对方吗?狛枝毫不在意被甩开时抓出两道红痕微微发麻的手,反而盯着日向思考起来。
  
  “狛、狛枝君?为什么突然握着我的手……”这边陷入思考的日向被突如其来的亲密肢体接触吓到了,大脑瞬间闪过某些不堪入目的破碎画面,他想也没想激动得甩开了狛枝的手。
  
  回过神来,日向看着发呆(思考)的狛枝,误以为自己过激的抵触吓到了狛枝,他觉得非常自责又无奈。
  
  只好又一次道歉,然后狛枝又微笑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语,完全不能理解的日向只好当他原谅了自己的唐突。
  
  他们俩谈了半个小时彼此了解一下,日向知道狛枝是一名高中生,父母不在身边所以一个人独居,而日向也顺着之前的谎言捏造一个假的身份给狛枝,两人彼此之间交换各自的身份,等回过神来,已经深夜三点了。
  
  “那个、抱歉害你这么久还没睡,你明天应该还要上学吧,我这就回去…笼子里,”狛枝敏锐的观察到,日向说到笼子时眼神闪过一抹晦暗,但他又继续说:“谢谢你愿意暂时收留我,狛枝君,真的非常感谢你。”
  
  如果将他丢于门口不顾,他今天大概就是一具被大雪封冻的尸体了吧,也许会在狛枝出门上学期间被找到带回去,用尽剩余的利用价值将尸体解剖做个实验记录什么的……
  
  但是幸好,狛枝凪斗选择救他回来。
  
  “…谢谢你…救我……”
  
  然后日向的意识断掉了。
  
  “日向君真是单纯啊。”狛枝一脸无奈的叹气,接过日向歪倒的身体,掀起日向的衣服确定背后的伤口没问题后,他把日向安置在自己床上,随后拿着备用枕头离开自己的房间。
  
  他还没天真温柔到会和一只攻击性不确定的猫同床共枕,虽然他对日向君挺感兴趣,但狛枝并不是善良盲目啊。
  
  至于走过客厅看见那个铁门被拧烂的铁笼子,狛枝想想明天还是扔掉它吧。
  
  ——
  
  神座出流是被一阵香味唤醒的。
  
  并不是他肚子饿了,只是他精准的计算好每日醒来便是会闻到这个味道的时候。
  
  ——他对味道没兴趣,但让他觉得每日的早餐都有味道的是那个人。
  
  一想到每天醒来那个人都会为他悄悄的早起再悄悄的做早餐,神座便会觉得自己每一日醒来不那么无趣,至少在刷牙洗脸梳头发之类的事情他不会觉得枯燥乏味了。
  
  因为可以拖延时间吧,给那个人将早餐精心做好的时间。
  
  如同机械般洗刷整理完毕之后,神座就着披头散发的样子来到餐厅坐下,那边厨房刚好走出一个年龄与他相差甚远却熟练的端来两份早餐的男孩。
  
  神座那无机质的暗红色眼眸终于有所变化,带着生动起来的些许柔和注视着给自己递来早餐的棕发男孩,对方草绿色的大眼睛同样带着亲切注视着神座。
  
  两个人面容相似,一个却是十七岁,一个仿佛十岁。
  
  “早安,创。”神座说。
  
  “早安,出流。”他说。
  
  一切都非常温馨且平凡,神座默默吃着比自己小了‘七岁’的哥哥做的早餐,在他的认知中无论多高级的点心都没有哥哥做的味道真实又好吃。
  
  能让他充分的感觉到原来自己还有味觉这种事情的,也只有哥哥做的点心吧,他尝试过去高级酒店指名高级职业厨师为他做出各种点心,但都是没有意义的,全部都索然无味。
  
  而且哥哥特别喜欢草饼,于是他也喜欢上了草饼的味道。
  
  “出流你又没弄好头发了,乱糟糟的看上去好糟糕,本来就被人说很阴暗啦这不是更加严重了吗。”
  
  一边计算着充足的时间流程,一边享受着哥哥柔软的手梳理着他故意没弄好的黑色长发,神座默默拖延了喝完一杯果汁原本需要用的时间,等哥哥嘿咻一声从矮凳跳下去,他的头发被扎成麻花辫时刚好把果汁也喝完了。
  
  “创,今天是麻花辫吗?”虽然是提问语,但神座并不讨厌哥哥亲手扎的麻花辫,他抓了抓依然垂在额前的一缕过长刘海,红色的眼睛直接看着重新回到对面座位上吃着草饼的哥哥。
  
  “因为出流的头发太长了,剪掉了过一个星期还会长回来,就弄成麻花辫挺好的呀。”哥哥眨眨眼,“出流不喜欢的话不要勉强自己,虽然散发也不错但是会很热吧。”
  
  “那就麻花辫吧。”神座将麻花辫甩在背后。
  
  他的目光随着哥哥的猫耳朵抖动微微动摇,张了张嘴,大脑思考着说出‘我想摸创’这样的话会不会遭到对方的炸毛兼拒绝,答案是肯定的。
  
  因为哥哥在弟弟面前是很要面子的,尽管他的模样并不像哥哥反而倒像是弟弟。
  
  “出流你快吃啦,不然等下上学要迟到就不好了。”哥哥催促着,呆毛很认真的抖两下。
  
  “没事的,创。”神座毫不着急,迟到对他来说毫无意义,还不如把时间花来专注如何攻略他的哥哥,因为哥哥太年幼什么都不懂,操之过急反而会吓到哥哥,他这个做弟弟的,已经做好觉悟要花上几年时间去帮助哥哥出窍了。
  
  神座穿好校服被哥哥一直推到门口,巴不得他赶紧去上学怕迟到了,然而神座一回头就看见哥哥有些落寞的表情,他想着要不干脆待在家里陪着哥哥好了,但他答应了哥哥要在学园住宿的,除了周六日能回家,神座与哥哥在周一到周五相处的时间很少。
  
  全知全能、甚至不需要上学就已具备一切智慧,但他不想看到哥哥露出那种被打破约定而失望的表情,于是他凑上前趁着哥哥发愣间轻轻的亲吻了脸颊,计算着哥哥神奇的反射弧踏出门口扬长而去,直到十六秒过去身后响起哥哥炸毛的稚嫩叫声。
  
  “出流你这个笨蛋,亲吻这事应该对你喜欢的女孩子做啊!”
  
  很遗憾,今天的哥哥也是直的,看来还需要再接再厉。
  
  ——这本来就是温馨又平凡的每一天生活。
  
  直到神座回到家发现了异样。哥哥并没有如往常在门口等待他回来,他感觉不到哥哥熟悉的气味,曾经被野鸟光顾瓦砾的房宅死寂得空虚。
  
  他冲进了属于自己和哥哥的房宅,哪儿也没有哥哥的踪影,没有东西被破坏,也没有东西消失掉,只有他的哥哥被带走了。
  
  那一刻神座才想起,他太放松警惕了,他沉迷着与哥哥安详的生活而大意了。
  
  只要欲望未断绝,只要他不慎露出了破绽,那些丑陋的东西就会侵入他与哥哥的世界,将他深爱的、重视过自身生命的哥哥给夺走,然后,他将成为他的次品。
  
  ——有什么破碎了,哗啦哗啦、碎得飞速、仿佛红眼的恶魔被唤醒了。
  
  最后破碎残留下的是棕发男孩等待弟弟回家的背影。
  
  ——
  
  神座出流睁开眼睛,红眸里宛如冰封冻土。
  
  他坐了起来,乱糟糟的头发几天都懒得打理,他看上去就跟电视机爬出来的性转版贞子,苍白的皮肤与阴沉的表情在光芒的照射不进来的房间里显得非常冰冷阴暗。
  
  已经一周过去了,他还没找到创,他的哥哥。
  
  他的目光停留在侧边的墙壁上,贴着全部都是关于他和创的回忆,打瞌睡的创,吃草饼的创,被神座用狗尾巴草逗弄的创,赖在神座背后看书的创,蹭猫耳解痒被发现的创,以及熟睡中被神座偷亲的创。
  
  “……不能饶恕。”即使面无表情,如果那个热衷绝望的女人在此,定会嘲笑神座出流此刻的表情就像要杀人的魔鬼一样了。
  
  如果、他们真的对创动手了,那么——
  
  全部抹消吧。
  
  ——还有。
  
  创,你到底在哪?
  
  
  
  ——不要期待后续(揍飞)——
  
  Ps:如果阅读到矛盾或错误区域请告诉我,因为八·懒癌晚期·猫……写一遍就不会重复检查,第二天醒来自己写了啥剧情都能忘光光还要重看一遍前文(揍飞)。

评论 ( 15 )
热度 ( 53 )

© 八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