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需谨慎√
凹凸杂食党√
已站定all金√
不吃瑞嘉瑞√
会抽风弃坑√
会果断挖坑√
有脑洞就会憋不住√
有问题请务必私聊√
是个语废但有表情包√
只想安静做个产粮官√
目前只产all金相关粮√

〖神日狛〗その猫は 3


  〖ooc警告。脑浆烧糊系列第二篇。设定依旧有捏造,剧情依旧有捏造,就是喜欢搞捏造(揍飞)。〗
  
  〖八·每次脑浆烧糊后都会钻锅盖底撒腿远遁拒绝被欧拒绝被揍拒绝被喷玻璃心薄得易碎·猫君,表示是脑浆烧糊祸害的。〗
  
  〖神座姐姐还要写几篇才能出现啊×无限碎碎念。〗
  
  ——
  
  暂住在狛枝家治疗背伤的第三天,日向招架不住狛枝的招待,整天下来就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望着窗外发呆,或者想念弟弟的事,比如弟弟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交到朋友多说说话、有没有睡好觉或者上学有没有遇到问题——他就像老妈子一样,忍不住思考更多。
  
  一旦停止思考的话寂寞就会趁虚而入,他背后的伤由不得自己随便走动,即使日向想要走出狛枝家四处散散心,因为狛枝锁住了门、他也因为伤口的问题无法大幅度活动而开不了门。
  
  只好无所事事的躺在床上发呆,或者想事情。
  
  从窗户望着外面一片白雪的景色,日向不禁担心弟弟有没有穿够衣服做好保暖……在外面无处可归受到的寒冷与饥饿让日向回想起来忍不住脸色发白,光着脚在雪地上飞快逃跑导致脚被冻得僵痛晚上睡在报纸里冷得睡不着觉的那种无助感曾让日向一度消极。
  
  日向猛的喝了口温水,赞叹美好的人生般呼出一口气。
  
  还好他被善良的人解救了。
  
  日向开心的摇着尾巴,缩在温暖的被窝里享受着清闲的时光,毕竟过去一周里,他不分昼夜在外面逃亡就像一只被抓去下酒菜的流浪猫,吃不饱睡不好穿不暖,无论自己跑到哪里都会被迅速发现,他没一刻好好休息过。
  
  ——稍微有点太闲了,想要出去走一下啊。
  
  想来想去,日向还是绕回原点,有点失落的垂着呆毛与猫耳,外面已经停雪了,听狛枝说就连他躺在门口的血迹都被层层厚雪覆盖,这样一来就算那些人想要通过血迹找到他也不可能了吧。
  
  至少日向要快点治好伤,然后回家——
  
  他从没怀疑过是否回到家危险就会真的消失这种简单的问题。
  
  ——
  
  “诶?神座君今天早上来学校了吗?”狛枝一脸惊讶的看着给他透露消息的左右田,再望向那个属于神座出流的座位,依然干净得仿佛无人使用。
  
  左右田坐在桌子上翘着腿,皱着脸说:“是啊,简直吓了早到的同学们一跳,还以为他终于来上课了,结果来跟雪染老师签到一下人转身就走掉了,真是的都不知道他那高傲的性子怎么来的。”
  
  左右田并不太喜欢神座出流,因为觉得他对谁都一个态度,不说话,没有表情,不打招呼,可能会在别人嗨得起劲的时候冷冷一句‘无聊’让人家觉得尴尬又难堪,即使神座出流所谓的‘无聊’只是他自己觉得无趣并没有针对性。
  
  “啊对了,那家伙还从雪染老师那里拿走了一封信,然后他又给了雪染老师一张纸,我超好奇他们交换的内容是……哦不,我的专注只属于索尼娅小姐!”
  
  无视左右田突然爆发的暗恋表白,狛枝整理好书包便离开教室,他打算去校医室拿点药回去给日向用。
  
  放学后会在校医室收拾东西的罪木给了狛枝需要的药品之后,狛枝准备出门回家,手还没搭上门把就被打开了。
  
  狛枝与对面的人都愣住。
  
  “狛枝同学,你带这么多药…你受伤了吗?”作为热爱且关心学生的老师,雪染千纱先一步做出询问,误以为狛枝拿了这么多药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我没事喔,谢谢老师的关心,只是我家住了一只受伤的猫,我要拿回去给它涂药。”
  
  “哦…狛枝同学没事就好,受伤的猫也要注意隔离才行喔,最近天气太冷很容易感冒的。”
  
  就在狛枝准备结束对话时,一记飞来横祸打中了他的额头,狛枝只来得及发出呀的一声,与一旁的垃圾桶来了个亲密接触。
  
  伴随着罪木哭哇哇的慌乱叫声与雪染老师关心的呼喊,狛枝想自己今天也在为希望贡献幸运啊——
  
  雪染关心之下拉起狛枝,自己抱在怀里的文件却落了满地。
  
  “啊抱歉,耽误了老师的事。”
  
  “对对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药瓶在我手中飞出去竟然打中了狛枝君!真的对不起哇啊啊啊——”
  
  “哎呀没事我也是来找罪木同学找点药……”
  
  三个人混乱的对话着同时赶紧收拾起被搅得乱七八糟的地面,该装进垃圾桶的就塞回垃圾桶里,该装回档案袋的纸页、该拿走带回家的药——
  
  直到狛枝拾起一张胶纸,看见内容当场愣住,眼睛微微睁大。
  
  捡完自己周边物品的雪染也发觉自己丢了一件物品,抬头便看到狛枝望着手中的纸毫无反应,好像沉浸其中,透过光泽、雪染从纸的底部看到了内容,那就是她还没找到的那个文件、或者说,非常重要的照片。
  
  “狛枝同学。”雪染唤道。
  
  狛枝立刻回过神,浅浅的微笑早已装备在脸上,笑着递过那张带给他短暂冲击力的照片。
  
  “啊,这个应该是雪染老师的吧,雪染老师原来还有弟弟吗?长得真不像啊。”
  
  虽然明白是打趣说的话,但雪染莫名感觉到了一丝寒意,再看狛枝那温和亲近的笑容,她想可能是自己最近太累了出了幻觉。
  
  都怪京助不愿意陪我去看电影啦。雪染内心有点失落且生气。
  
  她接过照片小心放进档案袋里,然后摇头回答:“这个照片上的孩子不是我弟弟啦,虽然我确实想要这么可爱的弟弟哈哈。”
  
  然后狛枝故作惊讶的挑眉:“那雪染老师为什么会有这张照片呢?是今天早上谁给雪染老师的吗?照片上的人是谁呢?叫什么名字?”
  
  “狛枝同学?”雪染险些维持不住微笑。
  
  “啊不是……我只是觉得照片上的这个人太独特了,忍不住多问几个问题。”
  
  原来是这样啊。雪染对自己的学生没猜疑,非常容易就相信了狛枝。
  
  只是……
  
  雪染忍不住暗了神,想起照片上那孩子的面孔,跟狛枝刚刚说的一样,她第一眼看到对方时,确实也感觉到了哪里不同之处。
  
  “而且为什么脑袋会有兽耳?是在玩Cosplay吗?该不会屁股也长了尾巴之类的?啊哈哈真独特呢。”
  
  浅声微笑着,狛枝把药用品塞进书包,跟脸色微微僵硬的雪染道别后,不紧不慢离开了校医室。
  
  “老、老师哇啊啊啊——”
  
  罪木一脸慌乱的看着突然掉了色般的雪染老师,刚才狛枝从她身边经过时,雪染的脸色立马刷的变白,在罪木眼里好像雪染老师掉色了或者被刷了白漆一样。
  
  雪染努力压住咚咚狂跳的心跳,向罪木要求一瓶助胃口的药,然后飞快的在心里刷起了满屏弹幕。
  
  『怎么办啊京助我的学生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啊QAQ!!!』×无限弹幕。
  
  
  ——老师能帮我带句话吗?
  
  ——请告诉神座君。
  
  ——日向君的手很柔软呢。
  
  
  这是狛枝经过她身旁,悄声说出来的,只有雪染一个人能听得到的低语,带着货真价实的寒意。
  
  ——
  
  得知结果之后,狛枝在踏出校门口一瞬间就想通了要隐瞒这件事情,决定先让日向在他家多留几日。
  
  不过话说回来真让狛枝一阵打击与震撼,没想到那样子的日向居然跟神座是——可让他难以忍耐颤抖的兴奋。
  
  “既然如此、那日向君也一定,具备着某种很棒的才能吧!”
  
  太兴奋导致狛枝脸颊浮现一抹红晕,因为天气太冷说话与呼吸时喷吐出白色的薄雾,幸亏路上行人无几,否则狛枝这样子就会被误以为是哪里跑出来的神经质了。
  
  但是好歹在日向面前是善良温柔的恩人形象,狛枝回到自己家里立刻恢复正常(?)的笑容,并且惊讶于日向坚持在玄关等着他。
  
  “欢迎回来,狛枝君。”已经习惯每次等待弟弟放学回家的日向裹着毯子站在玄关,等狛枝换上室内鞋后递给他一杯加热的白开水。
  
  这是日向懂事以来一直保持的习惯,很难说因为对象换了就轻易能改变,他不适应这种心里空出一块的感觉,即使对象不是自己的弟弟,日向还是老老实实的等着狛枝回来。
  
  狛枝似乎被日向的行为感动了,连忙接过水杯喝了口暖一下身,身边仿佛闪耀着耀眼星光般对日向说:“日向君可能是天使呢。”
  
  发自肺腑的发言让日向有些害羞的笑了笑,他总不能在别人家里白吃白住,找点事做会让他感觉心理平衡点。
  
  经过三天的相处,日向大概能摸清狛枝的说话模式,类似‘像我这样的渣滓’、‘为了希望’、‘希望的踏脚石’之类的抖M倾向词汇,日向已经快适应得左耳进右耳出了。
  
  毕竟他家也有位偶尔发言惊人的头疼弟弟。
  
  “咦……狛枝君你的额头怎么肿了?”
  
  日向接过狛枝递来的药时抬头便注意到狛枝的额角红肿了一片,想来应该是在哪磕到了。
  
  狛枝解释了在校医室发生的不幸事件,日向听了不禁露出苦笑,狛枝说过他的才能是超高校级的幸运,但是貌似要支付不幸才能得到幸运……但这种被飞来横祸的药瓶击中脑袋摔在垃圾桶里是怎样悲催的不幸啊。
  
  日·钻过垃圾桶后遗症·向,努力封印那段被恶臭包围的黑暗回忆。
  
  这下子不就成了拿药的人反而先用药嘛。
  
  最后日向还是先给狛枝擦了点消肿止痛的药,然后才让狛枝给自己换药。
  
  虽然狛枝形容出伤口的大概模样,实际上被卷起衣服慢慢拆开绷带时,日向的内心就跟那条缠在自己身上的绷带一圈一圈掉落时一样,咚咚咚的狂跳。
  
  “日向君在紧张吗?没事的,像我这种渣滓居然能为日向君检查伤口换药,就算是剁了我这双手也会小心翼翼不弄疼你的喔。”
  
  察觉到日向的心跳加速,狛枝凑近日向但距离恰好不会引起日向僵硬,用温和的声线安慰着瞳孔在圆与细之间变化的日向。
  
  日向没说话,但轻轻的点了头。
  
  狛枝没忘记日向对直接的肢体接触很敏感,之前被抓出红痕的手此刻还残留着肉色的痕迹,所以狛枝留了心,让两人之间保持四十厘米左右的距离,再近一点的话,日向就会下意识进入防备心理。
  
  其实能忍到这个距离也很了不起了吧。狛枝想。
  
  第一天想抱日向起床的时候他差点就惨遭暴走的猫咪爪挠毁容了呢,知道是日向控制不住的,但狛枝为日向清理残余有凝固液体的头发的过程还是很艰难,虽然狛枝犯病将其当成成为希望的踏脚石所需要的经历之一。
  
  第一天他跟日向有一点肢体接触都会遭到日向的防备,能在第三天促进这么短的距离接触,应该就是狛枝这两天以来遭到的不幸赠还幸运吧。
  
  “狛枝君…今天在学校发生了什么值得开心的事吗?”
  
  直觉告诉日向身后的狛枝此刻处于开心的状态。
  
  而狛枝则想到了照片的事,于是更加兴奋的翘起了嘴角,当然拆绷带的活还是小心翼翼的。
  
  ——世界真是到处都充满了惊喜,不幸的,或者幸运的。
  
  “差不多吧,我们班里有位绝对的优等生今天终于来学校了,虽然我很不幸没有见到他呢。”兴奋中带着失落的语气,让日向忍不住想回头。
  
  但是他惯性动了一下腰,于是扯动了伤口,日向的脸色一下子吃痛起来,小脸扭成一起。
  
  “好痛啊……”感觉快痛出心理阴影了。
  
  “不行喔日向君,你乖乖坐好别乱动。”说罢,狛枝撕下了最后一条干涸了血迹的纱布。
  
  “嗯……”
  
  日向一脸担忧的听到背后狛枝发出沉闷的吟声,之前狛枝有恶作剧用手机拍下他背后的伤给他看,那个恐怖的伤口差不多把他整个后背切开……多亏如此,日向第二天晚上做了久违的噩梦。
  
  “…狛枝君,伤口很严重吗?”
  
  “还好啦,日向君的恢复能力很不错,大部分开始结痂了。”狛枝嘴上说着安慰日向的话,在日向看不到的背后,脸上却没有表情的盯着日向那狰狞的伤口。
  
  虽然中心位置仍然恐怖惊人,但伤口结痂的速度却比普通人快了很多,而且在伤口还未完全愈合的情况下,日向君居然能这么快就可以自由活动。
  
  ——不得不感叹日向君异于常人之处。
  
  狛枝突然被日向抖动两下的猫耳吸引,眼睛很快从伤口转到猫耳上,悄悄向两边压低的猫耳显示着日向此刻紧张又不安的心情。
  
  突然萌生了想摸一下的念想。
  
  但是考虑到现在还给伤口上药,万一惹起日向君生气又闹出什么事情还是算了。
  
  直到狛枝将罪木配给的药膏涂在日向伤口边缘,凉意刺激着伤口让日向忍不住抖了一下,浑身僵硬在沙发上,背后不停游走的棉签带着凉凉的药膏涂满背后,房子里静悄悄的,只有狛枝涂药时产生的微细摩擦声。
  
  日向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找不到话题可说。
  
  跟弟弟相处的时候他可以从细碎琐事啰嗦到弟弟主(投)动(怀)投(送)降(抱),但是跟狛枝……这个认识才不过三天的恩人,他现在找不到可以聊的话题。
  
  所幸狛枝很快就给他上好药缠上了新的绷带,日向激动得尾巴摇起来,赶紧起身与狛枝拉开距离,内心的躁动才平复下去。
  
  在狛枝看来日向就像一只警惕的小猫一样飞快溜到远处去了,他忍不住笑出来,缓解一下僵硬的氛围。
  
  日向小声咕嘟一句谢谢,然后便想到了今晚一个重大问题——他这才茫然抬起头问狛枝。
  
  “狛枝君…我们今晚吃什么?”
  
  “啊……”
  
  两人互相对视,然后心中了然,一边是无奈的露出微笑,一边是忍不住露出不知所措的惊讶。
  
  “…冰箱已经没储备了啊,怎么办……”冰箱里能煮的东西前两天已经被狛枝煮光了,他们今晚吃什么?
  
  狛枝看了眼时钟,时针指向七点,现在去超市买还来得及,又或者带日向出去吃一顿算了……于是他跟日向提出了这两个方法。
  
  但是日向没有作出回应。
  
  他露出犹豫不决的表情,双手垂在两边揪着衣角,狛枝清楚的看到日向眼底流露出的慌乱不安。
  
  ——日向是被某些人伤害、逃跑并昏迷在自家门口的。
  
  狛枝立刻意识到这个问题。
  
  他的同班同学九头龙冬彦可是超高校级的黑道,别看白天什么坏事没发生,据冬彦描述,深夜中发生黑帮火拼、无辜死人失踪这种事大多数会明面上封锁消息,日向背后那宛如被冷兵器砍伤的伤口早早让狛枝产生了怀疑,加之那张照片上与神座出流的关系……
  
  那个人除了名字与才能,居住地址、出生日期、家庭情况等一切个人信息都无法查获,就算狛枝能找来超高校级的黑客打着成为希望的踏脚石名号来调查,终也一无所获。
  
  所以在狛枝眼里,神座出流就像一团充满神圣光辉的雾团,他拥有的‘全知全能’让狛枝坚定认为他就是自己理想中『绝对的希望』存在。
  
  只是狛枝没想到,自己是何等幸运救下了日向创,更因为得知了某点真相而兴奋不已。
  
  全靠雪染老师掉落的那张照片——
  
  让他发觉原来『希望』也有牵绊啊,那么既然如此,身为『希望』的牵绊之人,日向创必定是被某些人盯上被谋害吧——没错,就跟他过去那不幸到烂透了的经历一样。
  
  日向君也一定,害怕着再次被伤害吧。
  
  心理活动了半会便顺理成章敲定答案的狛枝藏好兴奋的心情、努力维持笑容面向仍低头埋进阴影里的日向。
  
  日向就像一只受怂的猫,猫耳与呆毛软软垂着。
  
  “没事的,日向君,别看我这种渣滓随便都能当希望的踏脚石,我平时可是吃足了不幸的苦头,保护日向君出门安全的小小幸运我还是能拿得出来的喔。”
  
  自动将狛枝独特的发言自动识别成变相鼓励话语的日向睁大眼睛抬头,草绿色的猫眼犹豫又茫然。
  
  “我、我……”
  
  他想回应狛枝跟他出门好了,但又害怕一旦踏出门是不是很快会被发现,然后那伙人又悄无声息在人群中耸立在他背后,等他浑身恶寒发觉过来,他们会趁着高峰人流举起手中的针剂扎向自己、又或者将自己逼进死角,露出冰冷的手术刀想割开血肉——
  
  那样会很痛,也令他感到恐惧。
  
  挨着疼痛与冷冻躲进垃圾桶里、外面响起机械般无情的搜查语,害怕被发现会被杀掉,就连哭也不允许……因为一旦哭出来必定会被发现。
  
  那段时间里,能将他从消极与噩梦中拯救出来的,只有弟弟的声音——他曾做梦梦到弟弟四处大闹还喊着他的名字,所以才万般想要回去,回到弟弟身边。
  
  但是……狛枝跟弟弟不一样。
  
  日向眼前突然出现狛枝的手,他俩陷进了消耗耐心的僵持里,日向犹豫不决,狛枝迫不及待。
  
  ——无法忽视狛枝强烈的注视。
  
  挣扎到最后,日向苦恼的垂下绷紧的肩膀,万般无奈的握上狛枝的手,跟弟弟一年四季都冰凉低温的手不一样,狛枝的手掌即温暖又有力,日向估量一下,除非狛枝主动松手,否则自己是很难挣脱的。
  
  就好像跟狛枝刚刚所说的一样,紧握着手就能确保安全了。说起来狛枝的手跟出流的一样很好看啊……
  
  ——啊我突然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可以把男生的手形容得像女生呢。
  
  日向连忙收住胡思乱想拿连衣帽遮住脸上的窘迫表情,实际上给日向拿来保暖鞋子的狛枝早就将他脸上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心里软化的部分在飞速跃动——
  
  果然日向君头脑简单得可爱啊,这样的日向君居然跟那个神座出流是……果然该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狛枝想。
  
  前段时间因为各种原因没能注意到,现在看着日向君的脸才发觉——他跟『超高校级的希望』神座出流长得未免太相似了,再屏蔽气势与年龄仔细打量着,两人简直是一个模样刻出来的,也就是说,双胞胎。
  
  但是这又矛盾了,日向创怎么看都是只有十来岁的男孩,这点狛枝在日向昏迷期间早已验证了。
  
  但是狛枝凪斗认识的那位神座出流,可是实实在在的十七岁高中生,还是一尊不好惹的冷酷恶煞。
  
  “呐,我可以问日向君一个问题吗?”
  
  “什么?”
  
  “日向君现在是多少岁呢?”假装好奇问出口。
  
  “……难道从外表看不出来吗?”日向苦恼的挠了一下脸颊,他也在思考如何让自己平静心态。
  
  “啊哈哈,不会真的跟那里一样小吧。”狛枝微笑着转开话题。
  
  “——那里?狛枝君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不明白狛枝说什么,结果受到了神秘不测的笑容。
  
  “没什么,今天天气真不错啊日向君。”
  
  ……明明中午才下过一场小雪,阴沉的天空一点也不像天气非常好的样子。
  
  “嗯……一直加尊称听起来好像关系很疏生,不如这样吧,我可以直接称呼日向君为日向,然后日向君也直接喊我狛枝,可以吗?”
  
  “诶?啊、如果你,我是说…如果狛枝、你……不介意的话。”
  
  总感觉,稀里糊涂很快就促进了关系。
  
  想起了当年他跟出流相处了半年才有了让(蹭)他(吃)头(豆)疼(腐)的粘人弟弟啊?难道是因为两个人性格不一样吗?
  
  ——肚子饿了,先吃饱了再说吧。
  
  
  ——不要期待后续(揍飞)——
  
  Ps:如有矛盾之处请别在意因为懒癌晚期写完从不愿意检查一遍就算有错误也……因为是捏造所以大丈夫(踹)!
  
  奇怪明明是巧克力牛奶水果夹心为什么我写了三篇还是狛日主场呢……神座姐姐怕不是要把刀架在八猫脖子上一刀见血了(于是乎,Happy End,撒花欢呼)
  
  ……死于慢性剧情发展磨蹭磨蹭着就卡死那种(装死)

评论(8)
热度(47)

© 八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