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需谨慎√
凹凸杂食党√
已站定all金√
不吃瑞嘉瑞√
会抽风弃坑√
会果断挖坑√
有脑洞就会憋不住√
有问题请务必私聊√
是个语废但有表情包√
只想安静做个产粮官√
目前只产all金相关粮√

〖神日狛〗その猫は 4

  
  〖ooc警告。脑浆烧糊系列第二篇。设定依旧有捏造,剧情依旧有捏造,就是喜欢搞捏造(揍飞)。〗
  
  〖八·每次脑浆烧糊后都会钻锅盖底撒腿远遁拒绝被欧拒绝被揍拒绝被喷玻璃心薄得易碎·猫君,表示是脑浆烧糊祸害的。〗
  
  〖总感觉写得有点无力,脑洞来一发的灵感找不到×吐血。〗
  
  ——
  
  居住在狛枝家养伤的第一个礼拜,日向终于憋不住,在背后的伤口完全结痂、确定不会轻易裂开后,强烈要求狛枝别把自己关在家里,选择了待在庭院散步。
  
  也许是难得享受了一次安稳的生活,对外界警惕心降低些许的日向毫无顾虑围着狛枝家阔大的庭院四处转溜,在栅栏角遇上一颗随风摇拽的蒲公英,日向一下子被吸引了注意力,摇起尾巴在那儿与蒲公英对峙起来。
  
  并没有直接摘断那朵害他心头痒的蒲公英,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用手撩动着,猫耳十分欢快的抖一下。
  
  ——莫名想到了狛枝那棉花糖般的发型,然后是弟弟出流那难打理的海藻型长发……
  
  回过神来,日向发觉自己已经离开弟弟好长一段时间了,虽然差不多有一个月,但察觉之后便觉得仿佛有几年未见到、漫长即孤单。
  
  觉得失落的同时也告诉日向,他该离开狛枝了。
  
  再不回到出流的身边,可能家里的东西都要发霉了。日向这样想的。
  
  但是又舍不得狛枝,这个待他如朋友一样温柔又可靠的恩人,如果没有狛枝坚持将他留下养伤,日向如今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怀着有点低落的心情,日向在庭院里转了几圈,最后坐在过道享受着阳光的温暖,一边思想放空陷入发呆的状态。
  
  “真安静啊……”完全想不起一个星期前自己像流浪汉一样混乱的逃跑生活是怎样的,还被迫躲到垃圾桶里——回忆就此打住。
  
  日向脸色发青捂着嘴差点没吐出早餐来,想什么不好偏偏想起了这么阴暗的事儿……猩红的画面一瞬间闪过眼前,日向瞪大了绿色的猫眼,天旋地转之际他趴在地上开始了呕吐。
  
  仿佛胃要被抽出来。
  
  心跳更是加速得咚咚响,血液迅速循环全身。
  
  太叫人恶心了,他看到的那个画面。
  
  日向拿衣袖擦干嘴巴,踉跄着跑回了屋里,慌慌张张的背影怂得跟被欺负的小奶猫一样。
  
  ——
  
  所以狛枝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书房空出来的床上鼓起了一个小包,棕色的尾巴尖大概是没注意到、静悄悄的露在被子外。
  
  “……日向你身体不舒服吗?”狛枝疑惑,日向没在玄关等待让已经习惯的狛枝一下子不适应了。
  
  没想到躲在床上,而且为什么要用被子裹起来?
  
  被子里传出日向沙哑的声音,好像一整天没说话,所以最开始还咳一下。
  
  “我没事,狛枝,我有点困所以想睡觉…虽然抱歉但晚饭要麻烦狛枝做了。”
  
  狛枝认为相比自己的厨艺,日向做的菜更加美味入口,得知日向会做饭之后狛枝要求日向做一餐给他吃,结果入口便让狛枝感觉到了不输于希望的美味,之后偶然一两次会让日向担当起家用小厨师。
  
  但是看起来日向好像确实不舒服的样子,声音有气无力的,狛枝眯起眼睛,也不好继续打扰日向休息。
  
  “那日向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我把晚饭做好了会叫醒你的。”
  
  “……”没有回应,似乎睡觉了?
  
  其实狛枝这边也有点按耐不住性子,他给雪染老师传达信息已经过了三四天,然而让狛枝大为失望的是第二天去上学,雪染老师以晴朗的笑容对他底气十足的说着早上好——好像那天在医务室什么也没发生。
  
  神座出流的位置依然空着,但干干净净的,谁也没敢靠近,更别说有人使用这个座位。
  
  好像在宣告着所有人,神座出流还会回来,只是他们永远不知道这家伙何时会在这个班级冒出来。
  
  简直把学校当成了公众场合,来来走走。
  
  狛枝自然也好几天没找到神座的踪迹,也不知道雪染老师有没有把他的信息传达给神座,狛枝从那张照片中认为,神座不可能会不在乎日向。
  
  如果神座是人类,那日向是什么?
  
  如果神座是希望,那日向是什么?
  
  好奇到难耐兴奋的心跳。
  
  为了引神座君出来就让我利用一下你吧,『日向君』。
  
  ……事实证明,妄图接触希望所需要的幸运有多大,降临的不幸就有多大,狛枝凪斗同学,煎鸡蛋的时候被溅了一脸蛋油。这还是轻的。
  
  那锅炸起嘣的一声可把日向从负面情绪中惊醒过来,跑到厨房就看见狛枝白净俊俏的脸被飞溅的烫油与鸡蛋溅了一脸,样子惨不忍睹。
  
  直接把日向惊吓得呆毛和猫耳猫尾炸得老夸张,什么恶心回忆儿童不宜画面统统被狛枝那副惨样吓跑了。
  
  擦药的时候狛枝竟然还用人畜无害的微笑跟日向念叨着‘这也是为了希望支付的不幸’,气得日向手一抖加重了手上的力劲,疼得狛枝一阵叫喊,日向认为他活该。
  
  这一个礼拜的相处,日向总算是明白狛枝凪斗这人的古怪性格了,说白了就跟书上说的是抖M属性,目测可能还有隐藏的抖S……啊日向表示他看的绝对不是什么奇怪的书,只是偶然浏览到的。
  
  狛枝凪斗就是‘希望症’晚期弃疗不治的病患,整天嚷嚷着希望、希望之类的,日向觉得狛枝对‘希望’的执着可能大过他自己的命。
  
  日向真庆幸神座就读的班级没有狛枝这种希望厨……当然日向·三观正直的哥哥·创压根没想到被他视如听话乖巧只不过性格沉默的居家好弟弟神座出流会骗他,这个属于后话了。
  
  总之,狛枝给他来这么一出,神奇的消除了日向上午积累的负面情绪,在生气之后日向觉得心情畅快多了,原本蔫巴巴的表情终于恢复如常。
  
  这大概也是狛枝的优点之处吧?日向望着拿镜子边戳自己脸上创可贴的狛枝,他觉得狛枝这人相处下来有些地方头疼的程度不亚于自家弟弟,但本质应该还是个好家伙。
  
  要离开狛枝果然会有点不舍得。日向确定了这点。
  
  但是必须回去,他不能丢下出流一个人在家,也不能总是住在狛枝家让人家费神。
  
  于是日向憋起一口气,狛枝明显也注意到了转过头来,日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说出口的:“狛枝,我想我要离开了。”
  
  狛枝微微睁大眼睛,似乎没缓过神。
  
  说出了第一句,第二句就紧接脱嘴而出,狛枝仅仅是保持瞪着眼睛的表情看着日向,顶着狛枝没有笑容的注视,日向临时组织的离别话语也磕磕巴巴的讲了出来。
  
  日向说感谢狛枝救了并且收留他,但是他滞留太久了,必须回家了。
  
  狛枝出奇的没哼声。
  
  踌躇慌张的日向又因为狛枝的表情觉得很不忍,便又多讲了两句。
  
  “没关系喔日向,我们先吃饭吧,明天再打算离开也不迟。”
  
  最后狛枝微笑着面向日向,看起来似乎接受了日向要离开回家的事实,然后一如常往与日向相处——让日向即不好意思又有点愧疚,但很快他就被回家的喜悦填满了脑袋,非常开心的跟狛枝道晚安之后,裹着温暖的被子安然入睡。
  
  入睡前他心心念想的是神座出流,他的弟弟。
  
  ——很快就能见到你了,出流。
  
  『你、在……哪…』
  
  ——没关系,我没关系,因为很快就能回家了。
  
  『创。你、在、哪?』
  
  ——……
  
  ……
  
  第二天。
  
  “那个……狛枝?”日向眉角微抽,一脸莫名其妙盯着视觉狭窄又摇晃的前方。
  
  “什么事,日向?”前面的狛枝带着喘息的声音响起。
  
  “你……你这是做什么。”日向觉得他待在里面快绷不住表情了,随着一阵不稳定的摇晃,猫耳与尾巴自觉炸了起来。
  
  “做什么……当然是护送日向离开啊。”说得理所当然的狛枝已经满头大汗,但还是慢蹭蹭的带着日向往前走。
  
  “……虽然知道这是狛枝你的好意但是把我塞进收纳箱当货物拖着走是几个意思?!”日向彻底炸了。
  
  日向从一阵摇晃中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被狛枝放进了恰好容得下的收纳箱里,从箱子透气的洞看出去,狛枝貌似用绳子把收纳箱五花大绑拖着走,积雪的路一点也不平坦,所以狛枝累得一直喘气。
  
  日向没骂他活该算好的。
  
  就算他外表是十岁左右的男孩,自身重量加上收纳箱里一些物品……还有狛枝那弱得可怜的体力,还没走出个两百米就看见狛枝出汗了。
  
  冬天出汗会感冒吗?日向思考。
  
  不不不不对……
  
  在经历一个颠簸之后日向彻底忍受不了,差不多是吼的形式跟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狛枝提出了放他出去的抗议。
  
  即使狛枝一脸好意被拒绝而受伤的表情让他觉得有点郁闷,但还是让狛枝把自己放出来了。
  
  相比温度暖和的收纳箱里,外面一片雪的世界更加真实又寒冷,日向非常感谢狛枝给他买了儿童棉袄,不用再体会到那种穿着单薄衬衫在雪地里瞎跑的冰冷刺骨。
  
  曾被冻得没知觉的脚也很好的被鞋子保护好,完全没问题。
  
  于是日向压下砰砰跳的心声,跟着狛枝前往车站……狛枝说会把他送到地铁那里,然后有别的事情要做,后面就靠日向自己一个人找路回家了。
  
  日向多少还是有点愧歉的,就连回家路途需要用的钱也是狛枝给的,他决定回到家一定要带出流过来感谢狛枝才行(你确定?)。
  
  前往车站乘车的路上,日向一边无视着狛枝在耳边念叨的‘日向要离开我了好残念啊我果然是最不幸的渣滓’这种摧残式嘴炮,想着要不要拍一掌过去的时候…狛枝差点被飞速开过的货车卷走。
  
  幸好的是,以绿色的大风衣被钩破一个洞挽回了狛枝那一个车轮就能碾死的脆弱性命。
  
  发生了小插曲之后,总算是抵达了地铁站,日向进入地铁内还不安心的摸摸脑袋,确认帽子把猫耳藏得严严密密之后,他在大门关上之际朝狛枝微笑着挥手。
  
  狛枝也微笑着摆手:“再见呢,日向。”
  
  ——不用很久喔。
  
  只可惜日向没听到他后面说了什么,因为门早已关上,地铁随着发动,日向茫然扫视四周都是人之后想透过窗口去看狛枝——他的身影被甩在了后面直到下一秒消失。
  
  安静、镇静、冷静,或者深呼吸一口。
  
  但是心跳依然在看不到狛枝那一刻开始激动的跳了起来,说不准是不安还是无措。
  
  总之已经可以回家了,只要想着回到有出流的家,日向就觉得绷紧的神经开始平静下来。
  
  地铁一站又一站停下,车厢内渐渐增加了人流量,最初的安静变得吵杂紧密,日向原本是站在靠门的窗边位置的,到了后面被人群挤进车厢内部,与原本出口的门隔离开。
  
  日向低头缩在角落,背后靠着窗边,前面挤满了比他高很多的人,他的身高不足以让他看得到此刻的路线,只能在人声嘈杂的车厢里分辨着那道广播。
  
  狛枝跟他说了该在哪个站停下,然后转乘几号线,认真唠叨的模样像极了担心小孩第一次出门的保姆……被狛枝知道的话会生气的吧。
  
  只是日向心里没底气,眼前山一样高的人群,他不认为凭自己这重伤未愈的矮小身体能挤得过人群在时间内走出去。
  
  而且心慌慌的原因,大概是他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人吧。
  
  自从变成这个样子,日向一直待在弟弟身边从未离开很远的地方,不仅因为他的样子会引来麻烦,而且神座也不乐意看到日向暴露在公众场合。
  
  恨不得把哥哥养成万年宅不出门不暴露的神座出流,被狛枝搜查了好久依然没有线索,日向还丝毫不知情。
  
  『下一站是——』
  
  清冷的广播将日向唤回神,他发觉这是快到下一站了,此刻应该跟紧人流出去转乘其他路线,地铁慢慢减速,被黑暗包裹的轨道里终于有一丝灯光亮起——
   
  日向露出松口气的表情。
  
  门开了,有人走出去,外面的人等待进来,日向也抬起脚踏出去,满怀着希望的心情,因情绪波动变化的绿色猫眼睛。
  
  跟随着人群踏步而出,即将走出门外喧哗的车站——日向却被一股强横的力道扯了回去,他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出去的人都转角消失在安全通道,进来的人再次涌满车厢内,只是那道门缓缓关上、广播又一次响起时,日向的表情惊恐得仿佛见到了魔鬼。
  
  脆弱的脖子轻易被那个人单手扼住,就像逃跑的猫被抓到后颈皮,令他动弹不得、只好瞪大了缩放到极致的猫眼。
  
  “抓到了,实验体147号。”
  
  第一百四十七位失败的‘仿冒品’。
  
  记忆被唤醒,他颤栗不已。
  
  ——出流!救救我!
  
  ……
  
  走在前面的黑色身影顿住,黑色微卷的长发出奇的长到脚踝,伴随着微弱的凉风微微摇荡起来,苍白瘦削的身体内散发出令人觉得发寒畏惧的气息,即使如此、那个一直暗暗追随着的身影也丝毫不觉得胆怯。
  
  更不如说,他非常享受、沉浸在对方那充满压迫的强大气场中,眼睛更是亮起了希望的火芒、或者说重度的痴迷。
  
  啊啊、不愧是绝对的希望——忍不住高声赞叹,内心在欢呼雀跃。
  
  那黑色背影微微侧边露出了侧脸,黑发之下那只无机质的猩红眼睛里毫无感情,往这边投射过来的视线却轻易看穿了一切。
  
  ——被发现了,躲起来也没用,出去打个招呼吧。
  
  抱着无比乐观的想法,他从转角走了出来,就像遇到熟人一样摆手朝对方发出第一次招呼,盈盈笑脸对上了面无表情。
  
  “早上好,神座君,竟然在学校以外的地方见到你,我今天究竟是何等幸运啊。 ”
  
  ——开玩笑的,他可是从出门就一直遭遇不幸事件,被货车钩走、舍弃了日向君、离开地铁站从电梯摔下去诸如此类的——勉强达到了幸运的数值。
  
  狛枝可不想一身狼狈跟希望君见面。
  
  这位充满绝对希望的光辉才能之人——神座出流,长着跟日向创一模一样的脸。
  
  狛枝看着这张本该稚嫩又表情生动的脸如同机械一般无动于衷,与日向创温暖的草绿色眼睛不一样,神座出流那双猩红的眼睛看向狛枝只有漠然、不会像日向那样哪怕有一丁点情绪波动。
  
  很难想象这俩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明明跟双胞胎一样,但年龄又成了矛盾之处。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任何关系,狛枝毫不犹豫击散了大脑内的疑惑,迅速沉浸于好不容易见到神座出流的喜悦之中。
  
  哪怕对方回应他热情招呼的只不过是代表无聊的一个眼神。
  
  但是下一秒,最致命的一瞬间,狛枝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原本应该站在不远处的神座,眼睛一眨便出现在眼前,骨节分明的苍白双手轻易擒住了狛枝,随后以不可思议的力道将他翻转至半空中、再给予毫不留情的一击——瞬间被重创。
  
  狛枝的体能可以说相当差劲,被神座攻击之后直接趴在地上狼狈的喘气。
  
  好吧,他收回之前的想法,见到希望君果然还是避免不了一场狼狈。
  
  但是像他这样的渣滓竟然能被希望君盯上真是太棒了,多亏了日向的幸运呢。
  
  神座无暇顾及狛枝的想法,他抓起狛枝后衣领将狛枝轻易提起来,狛枝抬起头便看到熟悉又陌生的脸上一片阴影。
  
  啊哈哈。狛枝仿佛听到自己在笑。
  
  “像我这种连垃圾都不配称的虫子竟然被充满希望的神座君给打了……啊、我这一生已经死而无憾了吧。”
  
  然而神座无视了狛枝陶醉的发言,猩红瞳孔毫无感情注视着狛枝。
  
  “狛枝凪斗,日向创在哪里。”肯定句,而非疑问句,神座出流早已知晓狛枝与日向有接触。
  
  不管是不是雪染老师帮他透露了消息,还是神座靠自己获得的线索,总算让他在如此近距离之下目睹到了希望的真面目,就算被碎尸万段狛枝也认为这是他莫大的幸运。
  
  只是……日向的脸无端浮现在脑海里,坚持在玄关等待他回家的日向表情是低落的,当他抬起脚踏进门廊,日向便露出坦率的笑容,说『欢迎回来,狛枝』这样温馨又美好的话。
  
  就像对待家人一样温柔的日向君,好遗憾还没知道他拥有的才能是什么呢,会不会跟神座君一样,也是充满希望的、伟大的才能呢?
  
  但是非常可惜,日向君被他放弃了呢,现在可能欢心雀跃的奔往回家的路吧,估计以后都不可能见到了吧,也吃不到日向君做的美味料理呢。
  
  “你找日向君的话,我也不知道呢。”回过神来,狛枝才发现撒谎了,但这破绽百出的谎言完全骗不过全知全能的神座。
  
  即使不用超高校级的分析师才能,神座也在狛枝话从口出那一刻看穿了他在撒谎。
  
  ——同时心脏传来被勒紧般的窒息感。
  
  神座皱眉,并不是说他有了愤怒的情绪,而是意识到了暗藏的危险在迫近,并不是针对他,而是——
  
  『出流!救救我!』
  
  听到了来自半身恐惧的呼喊,神座宛如接收命令的机械、松开狛枝的束缚转身朝着某个方向直走而去,速度飞快但丝毫不慌乱,扑倒在地的狛枝看着神座锐利如锋的眼神,漆黑的背影散发着令人畏惧敬远的压迫感。
  
  ——神座君这个表情看起来很像前往战场屠戮的恶鬼呢。
  
  这么形容希望君不太好,但狛枝已经明白一个事实……
  
  神座出流,就是恶性的‘希望’啊。
  
  
  ——不要期待后续我他喵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回过神来已经写了一篇…废话???我想要的剧情呢??我想要的神座姐姐帅炸心登场呢??我想要的狛枝男友力满槽呢??我想要的日向兄弟温馨复合呢??(脑浆半路炸干的后果)
  
  ……结果感觉写了一堆凑字数的文字(滚)。

评论(13)
热度(39)

© 八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