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之前请点开以下内容看清此人的真面目:

凹凸杂食党,大写的杂食,雷区西皮有。

已站定all金,金他是天使,我要团宠他!我捧他在手心!

会抽风弃坑,会果断挖坑,纯良好市民,懒癌晚期不治。

时而高产,时而低产,纯属正常现象,催更免疫,欢迎轰炸(?)。

偶尔会清lof,有脑洞会憋不住,有问题请私聊我。

是个语废但有表情包,目前只产凹凸all金相关粮。

不随便和人交朋友,除非谈得很好√

〖all金〗空中花园(六)

  〖ooc警告。捏造设定有,神转折剧情有,突然精分脑抽有。〗
  
  〖全员×盲眼天使金,大概是全员团宠小天使金的故事。〗
  
  〖下篇我悄咪咪开一下虐?先打个预警(இдஇ; )〗
  
  〖cp的tag根据本章西皮互动内容打上。〗
  
  ——
  
  每次从险境中生还,属下都赞叹他的命运被幸运精灵眷顾着,但只有雷狮知道,在他跳动的心脏里一直存在着一颗小小的金色箭头。
  
  那才是幸运的来源,是盲眼天使给他的护身符。
  
  ——
  
  “格瑞!格瑞你终于来找我了!”
  
  看着步伐踉踉跄跄向自己走近的发小,格瑞眼神微微闪烁,叹一声不知是否松口气,收起烈斩迎了上去,避免被重逢的喜悦刷满脑袋的发小会踩到脚下的阻碍物摔倒。
  
  当熟悉的金色扑进了自己怀里,常年握着冷兵器的掌心触碰上熟悉的体感,格瑞的眼睛里仿佛摇拽着金色的火苗,冷硬的表情难得柔和一点,伸手不轻不重敲了一下埋在胸膛的脑袋。
  
  “好痛——!”怀抱里的发小立刻发出哀号。
  
  “笨蛋,别总是乱来。”
  
  “但是嘉德罗斯上来就打人,格瑞你刚才要是不来得及时点,我和雷狮都被嘉德罗斯干掉了!”
  
  金紧紧揪着格瑞的衣领,张嘴就苦诉嘉德罗斯的恶行。
  
  强烈到能凝结出实体的视线钉在金背上让他抖了一下,不用想也知道嘉德罗斯对他的苦诉有意见,金硬是把接下来一堆抱怨吞下了肚子。
  
  再惹恼嘉德罗斯他恐怕会被神通棍砸成粉碎,小命比较重要。
  
  嘉德罗斯不屑一哼,朝金招一下手,尽管他知道金看不见。
  
  “渣渣,过来。”语气依然是不容违抗的。
  
  “嘉嘉嘉德罗斯你冷静,我刚才没说你的坏话,我那是……”
  
  “废什么话,叫你过来就过来,渣渣!”
  
  最后一声不耐烦的渣渣叫得金一颤,格瑞皱着眉没说什么,金犹豫了不到三秒,扬起翅膀双脚离地,在三人的目光中像初学飞行的雏鸟一样摇晃着飞向嘉德罗斯。
  
  格瑞盯着煽动不自然的右翼,眼睛暗了暗,转而防备起不远处的雷狮,已经恢复过来的海盗也在注意着金的翅膀。
  
  不是雷狮干的吗。格瑞松了口气。
    
  两股能量撕扯之中产生的混乱里,格瑞清清楚楚的看到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他听到嘉德罗斯不耐的重哼,抬头与灰翼的海盗对上了视线。
  
  雷狮扛着雷神之锤站得笔直,面对嘉德罗斯汹汹的敌意,他悠然自在的选择无视,倒是在打量着格瑞,他的气息也回归平静。
  
  格瑞皱眉,这一点也不像刚才跟嘉德罗斯打十二小时持久战的人,刚才的雷霆防御理应耗光了他所有的元力,但格瑞从雷狮那把白色巨锤里感受到了快溢满的恐怖元力。
  
  如果雷狮再与嘉德罗斯战一场也没有问题。
  
  雷狮眯着眼睛,下一秒对脸色难看的嘉德罗斯露出大大的嘲讽笑容,毫不客气笑出来。
  
  跟他的情况一样,金在短短的三米距离内硬生生拐了个弯,眨眼看着就飞出巨石表面迎接雷海的洗礼,嘉德罗斯愣是没料到还有这种操作。
  
  回过神来,飞快伸出大罗神通棍截住那个蠢得无药可救的家伙,顺手重重在脑袋上敲了一记。
  
  “渣渣,你……!”不耐的语气顿住,嘉德罗斯未脱嘴而出的话转成一句重哼,盯着金慌慌张张不停眨的眼睛。
  
  跟初见时没有丝毫改变的黯淡蓝眸,空空得就像精美却不实用的装饰宝石。
  
  嘉德罗斯最讨厌的就是这双眼睛。
  
  他揪着金的衣领就差跟雷狮一样把他提到鼻尖前脸对着脸,用刁难的语气朝金低吼:“把分离出去的元力收回来。”
  
  金慌了一下,憋着气狂摇头,表示已经做不到了,这让嘉德罗斯的心情低劣到脸色更难堪,金眸里仿佛燃烧着赤火,他瞪了眼雷狮,恨不得将心脏盯穿一个洞。
  
  “渣渣,你可别后悔!”
  
  事到如此,就算嘉德罗斯能掏出雷狮的心脏,已经被融合的元力也不可能取得回来。
  
  嘉德罗斯在格瑞脸上看到了阴沉,他自己也好不了哪里去。
  
  “还不是嘉德罗斯你的错,谁让你脾气那么暴躁……”金细声的咕嘟着。
  
  “你想说是我害的你?”一段时间不见这渣渣胆儿肥了,敢在他耳边叨叨。
  
  “没有没有,是我自己的问题。”金飞快的摇头,扯出一个笑容,被嘉德罗斯嫌弃难看。
  
  格瑞的气息挨了过来,早已熟悉发小的气息的金立刻就找准了方向,重新扑回格瑞身上。
  
  金哀号着格瑞终于来找他了,又碍着雷狮在一边发出了轻笑不敢哭诉在雷狮那儿遭遇的委屈,只能一脸可怜巴巴的动了动自己不利索的右翼,跟格瑞哭爹喊娘般大叫难受。
  
  格瑞又看了眼雷狮,难得心平气和的海盗朝他摆手耸肩,悠然自得的扛着雷神之锤。
  
  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发小。格瑞一边想着,第二次扒开发小贴过来的脸。
  
  直到他在心里算准了时间,金闹腾的声音渐渐安静,趴在他怀里不怎么动了。
  
  ——
  
  雷狮眼眸眯起,注意到金状态不对,但格瑞和嘉德罗斯似乎明白什么情况。
  
  “金,下次别再这样乱来了,知道吗?”格瑞抱紧了身体差点滑下去的金,安抚着瘦削的脊背眼神微暗。
  
  “格瑞…说教能不能……等下再说,我好困……”
  
  声音有气无力、越变越小,金半眯着眼睛,眼皮总是忍不住垂下,疲惫与困意像无声无息的蛇缠上他,他熟悉这种感觉,意识渐渐的沉沦、被黑暗吞没,视线朦朦胧胧的,脑袋也一片混沌。
  
  无法拒绝困意的邀请。
  
  “嘁,渣渣…活该你……”嘉德罗斯挖苦的话顿住,最后意识断掉前,金只听到格瑞轻轻的声音。
  
  “睡吧,我还在。”
  
  如果不慎跌进了梦魇里,一定要想起我的陪伴,我还在,都还在。
  
  ——
  
  将怀里陷入沉眠的天使换个舒服的位置抱好,在场三位立场特殊的天使便对上了视线,氛围沉默、无声的寂静——
  
  首先打破僵硬的雷狮,半眯的眼睛里亮着锐利的锋芒投向格瑞。
  
  “我没认错人的话,你是那个排名第二的格瑞?”
  
  将两股狂暴的能量在一瞬之间冻结成尘埃,晶莹剔透的白色晶体破碎在雷海中,未被贪婪的暴雷吞噬便消散在空气中,带走一切残留的能量。
  
  破碎的晶体闪耀着刺眼的白芒让雷狮眯起眼,心中升起一丝丝熟悉却陌生的感觉,他对这招式有印象。
  
  怀里的小鬼朝着突然插手战斗的银发天使露出惊喜的笑容,并喊出格瑞之名时,雷狮心底那丝猜疑彻底变成了肯定。
  
  巧了,他也认识这位天使的大名,曾惋惜一直没过过两招。
  
  “地下角斗场排名第二的格瑞,三年前被剔除排名还以为你已经被解决了,没想到啊——”
  
  竟然还安然无恙的活着,看样子实力也没生疏,那把烈斩依然锋利至何物都能斩断。
  
  这么想着,嘉德罗斯突然来找茬也能想通了,在雷狮的雷霆之骸里,格瑞根本没优势跟雷狮斗。
  
  只是,让雷狮吃惊的是,格瑞和嘉德罗斯竟然会为了一个盲眼的天使如此大动干戈,嘉德罗斯差点毁了他的雷霆之骸。
  
  这小鬼给他的惊喜(麻烦)真多,一个接一个都来拜访他的领地。
  
  对于雷狮将自己过去的低细挖出来的行为,格瑞只是扫了眼雷狮不予理睬,“这两天多谢你对金的照顾,他看不见才会被雷海卷进你的领地。”
  
  如果雷狮没有把金带上羚角号,金待在雷海也会丧命,所以格瑞还算欠了雷狮一个人情。
  
  雷狮挑眉,格瑞这话表明了他要带走金,但没问雷狮的同意,这让雷狮略感不快。
  
  “这里是我的地盘,那小鬼进了我的领地就是我的人,我猜猜……是你叫那小鬼远离我的?因为他有很特别的力量。”
  
  就像吸血鬼见到了人间最美味的鲜血,渴望会转变成欲望,雷狮亦是如此,他意识到金的价值,并不想就这么放任金被带回去。
  
  而且有趣的一点是,他很在意金刺进自己心脏部位的那颗金色小箭头是什么东西,仿佛有股暖流滋润着心脏,抚平身体的劳累、使原本消耗得所剩无几的元力像获得新生般猛涨溢满。
  
  真是神奇。
  
  格瑞皱眉,脸色晦暗,还未张嘴说话,大罗神通棍从他身后划破虚空袭来,直指雷狮的心脏。
  
  格瑞讶异的抬起眼,雷神之锤与大罗神通棍紧紧抵在一起互不分上下,宛如狮子与大鹰在较量力劲,武器碰撞间发出咔擦的摩擦音。
  
  两秒的速度能让大罗神通棍一招重创雷狮,但格瑞没想到他居然那么快就做好了防御与反击,格瑞侧脸看着身侧不远处的嘉德罗斯,捕捉到他眼里一闪而逝的惊讶。
  
  就连嘉德罗斯也没想到,格瑞也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雷狮竟然……
  
  大罗神通棍随主人的意愿收回,雷狮勾唇冷笑,看嘉德罗斯的眼神带着不屑,嘉德罗斯难得皱起眉。
  
  “看不出来你这家伙竟然能这么快适应渣渣的元力。”算我小瞧你了。嘉德罗斯不快的合拢起羽翼,虽然厌恶雷狮的气息,但如今他也没办法轻易要雷狮的命。
  
  那渣渣刚才刺进雷狮身体里的元力已经与灵格融为一体,这样快速融合的速度简直从未见闻,嘉德罗斯看见格瑞脸上精彩的表情,他不仅不感到愉悦,反而对雷狮敌意加深。
  
  刚才直接轰杀了这盗贼多好。嘉德罗斯想。
  
  雷狮无比满意自己的状态,嘉德罗斯对他的敌意不减反增,看得出他对小鬼刚才的行为多不满意,又特别的在意。
  
  “看样子,你们现在好像进退两难了?”
  
  格瑞沉默不语,确实进退两难了,但现在比起夺回分离出去的元力,格瑞更需要把金带回去,回到他们的居所让金得到充足的睡眠,然后应对夜晚的梦魇。
  
  在这里干耗着没有意义。
  
  格瑞心下做出一个决定,冷漠的紫眸对上了雷狮。
  
  ——
  
  嘉德罗斯差点没暴起一棍把自己认定的唯一对手给干掉,虽然不可能干得掉。
  
  “格瑞!把渣渣给我!”不就是梦魇吗,他也能解决,居然要去那蛾子的地盘?!
  
  他伸手就要夺走睡得很沉的男孩,却被格瑞扬起翅膀躲过,气得想扫过去一棍。
  
  “哼,嘉德罗斯,我们先休战一场。”雷狮在高空上朝站在巨石块上的嘉德罗斯露出得意的笑容,那边卡米尔已经甩开了嘉德罗斯的手下朝这边过来接他们,看见嘉德罗斯阴沉的脸色,雷狮就觉得心情特愉快。
  
  就没差嘴欠嘲笑嘉德罗斯包子脸之类的了,怕不是在羚角号到来之前又一场恶战。
  
  “走吧,我倒想看看,晚上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格瑞眼眸低垂,看着金枕着自己的肩膀睡得香甜,或许他在梦里遇见了开心的事情,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傻傻的笑。
  
  格瑞仿佛听见了心脏被捏紧的低鸣。
  
  “你不会想看到的。”他的声音冷冽果决。
  
  ——
  
  无论是晨曦或是黄昏,天空始终是晦暗的,他手里只有一把烈斩,不停的斩杀斩杀斩杀——
  
  他想只要把靠近的统统都杀掉就行了。
  
  但是无论他能斩杀了多少,身后的人躲在黑暗里一直胡言乱语,像彻底坏掉的八音盒。
  
  
  “别看我、别看我…格瑞……”
  
  残破的躯体下形成了血河,散发着腥甜又恶臭的血味。

     (总感觉下篇会被和谐掉(இдஇ; ))

评论(18)
热度(743)

© 八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