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不治,世间一切催更都是罪恶的。


〖A×N〗Rebane Ja Kass 1(上)

     〖写文以来第一次遭到文字限制,触感很深(深思)。〗

  〖ooc警告。不按原著走。脑浆已经烧糊。〗
  
  〖我爱喵克提斯!!喵西斯大法好!!〗
  
  〖正太版喵克提斯,状态异常。〗
  
  
  ——
  
  异常来得很突然。
  
  
  他的意识沉入了黑暗。
  
  黑暗中伴随他的只有足以撕裂灵魂的疼痛。
  
  全身的骨骼仿佛被狠狠辗碎,疼痛就像恶魔的獠牙叮咬在全身神经中,喉咙干渴得火烧般难受,为疼痛折磨而发出的悲鸣被黑暗吞没,谁也没能听到他的祈求,就这样被冰冷的黑暗包裹,未知的、创伤灵魂的疼痛持续环绕他全身。
  
  直到饱受折磨疲惫不堪的意识被迫在现实苏醒。
  
  
  ——
  
  
  剧痛袭击了全身神经,诺克提斯觉得在现实中睁开眼睛都很勉强,他试图好几次撑开眼皮,但代价就是大脑刺痛得他呼吸一窒。
  
  他睁开眼睛后,眼前的景色为他一片空白的大脑强行打了一针醒神剂,要不是全身的剧烈痛感那么真实他甚至怀疑自己正在做梦。
  
  在诺克提斯模糊的视野里,他仿佛见到了新的世界,鼻息间飘过湿润的泥土味道,混合着野草淡淡的晨香,他睡在长得很高很高的野草丛林里,当光芒穿透密集的叶林照亮视野后,他看到划过天空体型巨大的鸟儿,古树林立高得像重峦叠嶂,躲藏在叶片底下的蚂蚁有半个指甲那么大——
  
  他从未见过这么广阔的风景。
  
  诺克提斯迷茫的打量着陌生的景色,他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浑身莫名的剧痛,但诺克提斯还是咬着牙站起来了,要是被这点痛闹得哭鼻子的话会被格拉迪欧说笑的。
  
  这到底是哪里?诺克提斯心里疑惑着。
  
  浑身无力又剧痛,虽然表面毫发无伤,但那股疼痛是痛到骨骼深处的,对陌生环境的不安心理压迫着诺克提斯,他不知道这是哪儿,他应该在自己的卧室里,睡在那间温暖舒服的大床上,等待着伊格尼斯敲锣打鼓的把他唤醒。
  
  一觉醒来,诺克提斯整个人都懵圈了。
  
  诺克提斯茫然的眨着眼睛,脑袋还有点混乱,思绪并不清晰。
  
  他呼唤着父亲和伊格尼斯的名字,然后还有格拉迪欧、普伦普特——但陌生的丛林以寂静回应他。
  
  诺克提斯忍不住四处打转,他从没有一个人待在陌生的地方,而他的父亲雷吉斯国王也不会放任他一个人活动,他认为父亲可能还在附近。
  
  于是不幸的事便发生了。
  
  在草林某一处转角时诺克提斯不幸摔了一跤,然后触电的感觉从尾椎攀上后背,直接刺激至大脑,让诺克提斯差点弹了起来。
  
  年幼的诺克提斯睁大眼睛傻了眼的看着自己小腿下压着的那玩意,毛茸茸的摇晃着将诺克提斯的全部注意力吸走了。
  
  一条黑色的尾巴,毛茸茸的。
  
  那不要紧……但要命的是那条尾巴貌似是长在他身上的。
  
  诺克提斯突然感觉到了一阵阴寒,浑身疼痛远不如他内心的震惊影响得那么强烈。
  
  他僵硬在原地,压着那条不安分摇动的尾巴,尾椎骨时不时传来奇异的刺痛……
  
  还没从〖长出了尾巴〗的事实中回过神来,然后诸神又和路西斯的小王子开了个恶意满满的玩笑,清晨的凉风拂过脸庞,他感觉到脑袋上有东西缩动一下。
  
  诺克提斯不敢多想,僵硬着伸手摸上了脑袋,触碰到那柔软的触感时他瞬间抽回了手,面色恐慌。
  
  不用照镜子他也知道自己脑袋上长了什么玩意,但问题是——这种东西是怎么长到他身上来的!他很坚定自己是个纯正的人类!他的父亲毫无疑问也是个人类!
  
  ……难道是父亲骗了自己,其实自己是猫孩子吗?
  
  年幼的路西斯王子意志十分动摇。
  
  脑海里不禁浮现父亲柔和的笑容,像镇静剂一样为诺克提斯带来安心。
  
  他很轻易地放下了猫耳朵和猫尾巴的疑点,专注在眼前的事物上。
  
  诺克提斯疑惑的打量着四周几乎要覆盖自己的野草丛林,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睡一觉自己就躺在这里了,而且还浑身疼痛。
  
  但他十分肯定,父亲不在他身边。
  
  父亲总是不会离他很远。
  
  所以诺克提斯很确定,自己现在是孤身一人。
  
  认清了状况后诺克提斯反而感到迷茫和无助,他不安的望着前方,一草一木都比他巨大,而他不知道走出这片丛林会遭遇什么,他知道外面有多危险。
  
  他没有父亲那种力量,他现在顶多能控制几根木柴树枝之类的,完全没法做到挥剑斩战舰拔刀劈使骸。
  
  但是一直停留在这里也不好。
  
  先找找附近有没有路,哪怕是找个洞躲起来都比什么不做安全的多。
  
  暗暗下定的决心诺克提斯望着并不算明朗的太阳,跟着太阳的方向钻入草林。
  
  野生的叶片柔软却很锋利,诺克提斯裸露在外的皮肤蹭过草叶时能感觉出它轻轻的划过皮肤带来一阵麻刺感,它可以轻易割开小孩子的皮肤。
  
  他伸出手还够不到野草顶端,拨开一片片野草时还得注意别蹭到身后那条尾巴、还有脑袋那对耳朵——一旦触碰就会产生触电般的感觉,麻酥酥的怪难受。
  
  还有时不时从身体各处神经涌上来的疼痛,当诺克提斯慢慢接受了震惊的现实后它又悄悄的跑了回来,没走够一百米,诺克提斯满头大汗靠在一棵古树下喘息。
  
  也许自己真的该听格拉迪欧的话训练体能了。诺克提斯想。
  
  照这样下去走到天黑都还没走到城镇,而夜晚降临那一刻这片土地就会被使骸笼罩、以诺克提斯现在的情况在夜晚中活动,分分钟被使骸吞腹。
  
  没有独立能力,没有充足体能,更没有自保武器。
  
  就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小男孩。
  
  简直是灾难。
  
  ——
  
  疲倦逐渐攀上来,当意识松散那一刻,诺克提斯就抵挡不住如海潮涌来的困意,即使涉世不深,他也知道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可身体就是那么疲惫,好像在朝诺克提斯发出抗议般。
  
  诺克提斯注意到明朗的天空开始乌云密布,脑袋上冒出来的那对尖尖黑耳朵动了动,他听到了转寒的凉风中某种鸣声。
  
  要下雨了。
  
  自己不能淋雨。
  
  诺克提斯突然萌生出怪异的想法。
  
  黑压压的一大片云遮挡了天空,突然变得灵敏的听觉还听到了藏形匿影于乌云内暴雷的酝酿。
  
  诺克提斯感到心悸,他听得到那阵阵雷吟,听得越清晰他的脸色就苍白几分。
  
  ——他害怕打雷。
  
  以前每逢雷阵雨的日子他都被雷电吓得不敢入睡,很不争气的大哭大闹就连雷吉斯国王也拿他没办法,每每雷电轰响时诺克提斯都会感到很痛苦很害怕。
  
  这次也不例外。因为他害怕打雷。
  
  诺克提斯脸色苍白,毛茸茸的猫耳朵顿时压成了飞机耳。
  
  路西斯的神啊,为什么这么可怕的事被他碰上了?
  
  小小的路西斯王子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委屈。
  
  
  “哦呀,看我见到了什么…嗯、一只可爱的小东西?”
  
  轻佻的声音响起,吓了诺克提斯一跳,他受惊回头,看见身材高大的男人倚靠着古树稍稍低腰看着他。
  
  阴影落在诺克提斯脸上,他瞪大了蓝色的眼睛打量着这个无声无息出现的男人。
  
  琥珀色眼睛,紫红色头发,长着些许胡须,戴着高帽,穿复古印花的奇特着装,带着饶有兴趣的微笑注视着诺克提斯。
  
  总体来讲,这个男人给诺克提斯一种很危险需要远离的感觉。
  
  “你是谁?”诺克提斯带着警惕的口吻问。
  
  诺克提斯没发现,自己那对耳朵压的低低的,就像幼兽遇到了危险的老秃鹫,他的不安和防御心理全部通过耳朵暴露给男人。
  
  眼睛微微眯起,他打量着像只缩在角落的小兽绷紧神经呲牙咧嘴的路西斯小王子,男孩稚嫩圆润的脸蛋因高度紧张而失去红润之色,蓝色的眼睛瞪紧他,将防备写在脸上,好像他接下来一有动作不管什么他都会迅速逃开。
  
  蛮像只猫的。
  
  “别紧张,我叫艾汀·伊祖尼亚,只是一个迷路的普通人。”
  
  为什么我觉得你是在撒谎?
  
  望着艾汀自认善意的微笑,诺克提斯心里默默想。
  
  普通人会穿得这么猎奇?还是说外面的人都流行这样穿?其实是他们路西斯潮流落后了?诺克提斯默默吐槽。
  
  虽然警惕于陌生男人的出现,但看天空阴沉滴水的样子,接下来免不了一场雷雨,诺克提斯迟疑一会还是开口询问艾汀。
  
  “那个…伊祖尼亚、先生…你、呃…你知道这里是哪吗?我、迷路了……”声音越说越小。
  
  紧张得差点咬到舌头,诺克提斯通红着脸蛋低头把话憋出来。
  
  这是正常的,他每次跟陌生人说话都会不由自主的紧张过度,然后说话也常常咬到舌头或者说错字,格拉迪欧和普伦普特经常拿这事跟他说笑。
  
  艾汀摆出惊讶的表情看着因害羞而垂下脑袋的路西斯小王子,那对猫耳失落的低垂着。
  
  “亲爱的诺克提斯王子殿下,原来您是贪玩跑出来迷路了吗?”
  
  他讽笑着喊出了诺克提斯的名字。
  
  单纯的诺克提斯并未察觉到问题,他露出希冀的表情看着艾汀,这个陌生的男人,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也许他可以帮助自己。
  
  “你认识我?太好了,你能告诉我这里是哪吗?”找到希望的急切使他放下了防御,露出笑容面向艾汀。
  
  艾汀鞠躬俯首,朝诺克提斯行礼:“殿下,您是路西斯的王储,世人对您无所不知。”
  
  诺克提斯愣住,极少有人这样赞美他,他怪不好意思的挠挠脸颊:“谢、谢谢……”
  
  “那个、伊祖尼亚先生……”
  
  “叫我艾汀就可以了,殿下,您是王的后裔、路西斯的光…这世间一切都该对您俯首称臣。”
  
  诺克提斯虽然觉得别扭,但还是忽略男人的赞美,他现在更关心能不能在下雨前找地方避雨,天空已经开始隐隐轰响了。
  
  “呃、艾汀……我想回去,但是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去……”
  
  困在这片陌生的土地里四处打转仍无法离开,诺克提斯都觉得自己很丢脸,一国王子竟然路痴到连小小的丛林都走不出去,说出去大概会被人笑柄。
  
  艾汀挑眉,眼前这个小家伙毫无疑问是诺克提斯·路西斯·伽拉姆,那位被诸神宠爱的遴选之王,他关注了十多年的路西斯小小王储……只是他出现在这似乎不太合理。
  
  小家伙还懵懵懂懂的呢。
  
  “噢,亲爱的殿下,这里可不是路西斯王国的领土。”以惋惜的口吻说到,然后意料之中看见王子露出错愕有点呆呆的表情。
  
  “……哈?我、我怎么跑出路西斯外了?”准确说是一觉睡出了路西斯领土…梦游症也不可能这么奇葩。
  
  艾汀耸肩,表示爱莫能助。他就喜欢露出这种生动表情的诺克提斯,看着他被自己玩弄得团团转,有股说不出的愉悦感。
  
  而诺克提斯还是没有回过神来,不在王国领土内的事实冲击着他,以至于天空开始下起细雨都没察觉到。
  
  直到天空响起一道雷鸣轰隆的巨响。
  
  仿佛空气都被震得颤抖。
  
  而异变也随着发生。
  

评论 ( 13 )
热度 ( 45 )

© 八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