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不治,世间一切催更都是罪恶的。


〖A×N〗Rebane Ja Kass 5

  〖ooc警告。脑浆又被烧糊。我已经把原著吃了。〗
  
  〖我给你一鞭子,再给你一颗糖,然后又给鞭子。〗
  
  〖尝尝儿控的愤怒吧!(尝尝加班的愤怒吧!)〗
  
  
  ——
  
  尼克斯头有点大,并不是指头突然变大,而是头疼得无奈。
  
  这本该是他独自踏上背负王命寻找年幼的真王的旅途,但即将踏出城门时三个年轻人硬是挤进他的车子中,并且自称是王子殿下的随从、要跟他一起去寻找王子殿下。
  
  嘿小毛孩你们哪来这么灵通的消息?尼克斯忍不住问。
  
  然后那个金发的爽朗青年、他叫普伦普特,自称一般市民,一脸自来熟(笨蠢)的笑着回答:“我们躲在门外听到的!”
  
  另外两个青年(其中一个是大块头)想捂住他的嘴,却来不及了。
  
  尼克斯一脸惊讶。这年头连一般市民都敢偷听国王陛下的机密任务了,或者说为什么没有守卫赶走他们?
  
  那群混吃混喝的守卫就这样让三个小毛孩窃听了机密任务?搞什么事儿?除了王之剑这因索莫尼亚还有认真守家卫国的吗??
  
  但那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是三人中最成熟镇静的青年给他解释了他们的身份之后,尼克斯心里就剩下无奈两个字。
  
  好吧,一个是从小照顾王子形影不离的塞恩提亚的睿智小子,一个是王之盾的继承者亚米西提亚的健壮小子,都是与历代王室同生共死的家族继承者。
  
  哦——还有个一般市民金毛小子,除了拎着相机四处放闪光妨碍开车就毫无长处的小金毛。
  
  尼克斯心里无奈,王子殿下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呐,身边环绕着各种奇葩。
  
  他跟塞恩提亚的睿智小子讲了大半天要他们下车,后面那个金毛小子像狗仔一样在他的车子上蹭来蹭去,拿着相机玩起了自拍,旁边还坐着个头差不多追上他的王之盾继承人,话说每代王之盾都是这么强壮像道墙么?不知道战力如何。尼克斯心想。
  
  然后自称王子殿下从小陪到大的好伙伴的三人就死赖在尼克斯的车上,让尼克斯头疼的是伊格尼斯还说国王陛下允许他们跟随自己参与寻找王子殿下的任务,格拉迪欧还说他父亲也就是现任王之盾要给他送个招呼——
  
  所以他带着三个小毛孩离开了路西斯,踏上了寻找王子殿下的旅途。
  
  事实是这三个家伙一点都不让人省心,而且尼克斯也不是会细心照顾别人的那种类型。
  
  伊格尼斯还好说,他很聪明,有着这个年纪没有的冷静、可以理解为是他那军师家族的遗传基因让他比普通人成熟沉稳点。
  
  而且让尼克斯值得放心的是,伊格尼斯会烹饪,尼克斯只要负责抓来一只野禽丢给伊格尼斯,他会煮出美味好吃的大餐。
  
  “我真怀疑你平常是怎么解决进食问题的。”伊格尼斯说。
  
  “去食堂吃,或者朋友请客。”尼克斯说。
  
  “那就是说你从没自己动手做饭。”
  
  尼克斯耸肩不回答,他从来不擅长那种活儿,他唯一的长处就是在前线杀敌,为了守护家园。
  
  接下来是格拉迪欧拉斯,王之盾的继承人,年纪轻轻个头强壮,猎杀野兽时他偶尔会帮下忙,战力也还可以说得过去,混熟之后尼克斯就发现他特别爱吃杯面,一天三餐总是有一杯杯面属于他的,唯一让尼克斯不能忍的是他睡觉会打呼噜,打得特别响亮那种。
  
  “嘿,尼克斯,你来教教我昨天你使的那招吧,看起来对付敌人蛮好用的。”
  
  “可以,但在这之前先把你打呼噜的习惯改掉。”
  
  之后格拉迪欧还是睡觉打呼噜了。
  
  最后就是自称一般市民的普伦普特,这家伙除了会拍照、战斗时老是被怪兽追着吓哭的狂跑之外尼克斯压根看不出他哪里有一丁点儿战斗力,他还是个爱说话的话唠,一点都沉不住气。
  
  “呜啊啊伊格尼斯救我——!!啊别追着我噫——!!噢救命!我要死了!!”
  
  “普伦普特!”
  
  六神在上,尼克斯祈祷快点找到王子殿下的线索。
  
  貌似六神看他太可怜老是被三个小毛孩折腾得心累,终于好心施舍了一点线索痕迹给他。
  
  听说戴涅布莱的中心区域发生了暴动,有人使用了魔法。
  
  魔法。那是什么意思?
  
  不用想尼克斯都清楚怎么回事。
  
  现在能使用水晶魔法的世界上只有路西斯王家,雷吉斯国王陛下和诺克提斯王子殿下。
  
  尼克斯认为这趟路必须走,尽管现在的戴涅布莱已经不再是友国,他清楚的明白进入戴涅布莱会遭遇那里的平民们的怒火。
  
  但是为了找到诺克提斯王子殿下他必须去那里证实一下。
  
  “那么出发吧,我们要快点找到诺克特。”
  
  “喔,看来我们会遇到一场热情的欢迎会。”
  
  “呜哇哇要去吗真的要去吗?戴涅布莱人会扒了我们的皮的!”
  
  尼克斯默默捂脸,他到底该不该丢下这三个天不怕地不怕(金毛不算)的小毛孩?
  
  总之,他们朝着戴涅布莱的方向赶去,将希望寄托在那条线索上。
  
  ——
  
  但是情况并不乐观。
  
  尼克斯无法进入戴涅布莱的中心,尼福海姆帝国封锁了包括王城在内大部分区域,连同那个传言出现使用魔法之人的小城市。
  
  大量魔导兵巡逻在出口关卡里,每一位出入的戴涅布莱人都要经过编码识别才能放行,而这也是尼克斯第一次看见戴涅布莱人经历亡国之后的模样。
  
  那完全不是活人。
  
  那是死人,或者说,类似使骸的东西。
  
  他们身上有异物在体内钻来钻去,眼睛是死的。
  
  尼克斯大概可以想得到这些像丧尸一样的戴涅布莱人遭遇了什么,他们被帝国拿做人体实验,关于寄生虫、关于使骸的实验,除了靠近边境区域的一些隔绝小城镇可以逃过一劫,大部分发展比较富裕的城市都惨被拉去做实验。
  
  “这是背弃人性、连神明都为之动怒的残酷。”尼克斯说。
  
  八年前帝国入侵戴涅布莱并杀害了仁慈的女王陛下,戴涅布莱就不再是一个美好国家,它成为了尼福海姆的俘虏,戴涅布莱王家的后裔成为了帝国的人质。
  
  然后失去靠山的戴涅布莱人被抓去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实验。
  
  尼克斯记得当年尼福海姆那个老头子皇帝给雷吉斯陛下提出不公平的停战要求,如果想救下整个戴涅布莱必须让雷吉斯陛下割让路西斯的土地,将那颗历代路西斯国王以生命守护的水晶转让给尼福海姆——意思十分明确,帝国要路西斯投降、成为它的附属。
  
  听说后来帝国还提出一个惹恼路西斯子民的要求,把当时年仅十二岁的诺克提斯王子殿下作为和平停战的象征送到帝国终生不可回到路西斯——然后成功的惹怒了雷吉斯陛下,自古以来僵持已久的两国就愉快的开打了。
  
  
  “怎么办,太多魔导兵了,丝毫没有办法混进去。”伊格尼斯皱着眉感到苦手。
  
  无视躲在角落吓得发抖语无伦次的普伦普特,尼克斯仔细观察着魔导兵们的一举一动,这些非活物只是由魔力构成的家伙异常敏锐,能察觉得到他们的隐藏位置。
  
  “嘿小子们,我们接下来需要分开行动。”尼克斯转身对三个年轻人说,“你们三个帮我把车子开去隐蔽的地方放好,然后我先偷偷溜进去看一下情况,伊格尼斯和格拉迪欧带着那边那只金毛去附近打听一下线索。”
  
  然后尼克斯戴起兜帽,准备冲进去大显身手时,一道软糯的童音使他停下来。
  
  “异国的大哥哥,你们谁是尼克斯·尤里斯?”
  
  尼克斯惊讶的扭头,两个衣衫褴褛的瘦弱男孩颤颤巍巍的注视着他们。
  
  见尼克斯几人没有回应,那两个男孩犹豫两下,支支吾吾的说:“有人说、要找叫尼克斯·尤里斯的大哥哥…给他线索……”
  
  线索。尼克斯脑袋清晰的接收这两个词。
  
  “什么线索?”尼克斯低声问。
  
  有人通过这两个孩子,试图给他传递什么信息。
  
  两个男孩互相看着对方,然后不安的伸出手,尼克斯愣了一下然后又醒悟,他还没来得及掏腰包,伊格尼斯便递给那两个男孩每人两枚金币。
  
  “说吧,你们有什么线索,是谁告诉你们找到我们的,不能撒谎。”伊格尼斯沉稳的说,令尼克斯赞赏的点头。
  
  两个男孩连忙藏起金币,感激的望着伊格尼斯却又害怕他脸上的认真,他们指着南边那片山峦,说:“那个漂亮大姐姐说去南边的森林,有月牙湖的地方。”
  
  漂亮大姐姐。南边森林、月牙湖。所有人都默默记下这个线索。
  
  伊格尼斯尝试再问点其他的,小男孩们就摇着头,快速的跑掉了。
  
  “啧,快点走吧,那边魔导兵越来越多了。”格拉迪欧催促着。
  
  尽管心里仍然抱有怀疑,但他们不能放过任何一条线索,况且如今戴涅布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整个王城中心区域被封锁——就好像随着他们最初找到的线索开始,一切都变得不像表面上的样子。
  
  
  尼克斯开车很快,他们逐渐脱离建筑物集中的小城市,车下的路变得坑坑渣渣,眼睛所及尽是草地和巨树。
  
  “噢该死,那个也不是月牙型的湖。”格拉迪欧烦躁的捂头,他们一路直飙也四处打转,尼克斯还特别注意剩余的车油量,他们找到很多大大小小的水湖,但没有一个跟月牙湖挂得上钩。
  
  “不能再往前了,前面就是魔兽栖息地。”伊格尼斯皱眉,出发前他已经把这边的地区形势全部默记在脑海里,南边这边的森林大多隐藏着破坏力极高的魔兽,所以这附近不会有人居住或者靠近。
  
  他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个圈套。
  
  “车油快不够量了,这样我们还没找到月牙湖,自己就先被怪兽吞腹。”伊格尼斯说。
  
  尼克斯正欲开口回应,后座的普伦普特突然激动的跳了起来高声大喊:“快看,那是不是月牙湖?!”
  
  尼克斯紧急打了个转刹车,车子里响起普伦普特的哀嚎声,他毫无防备碰到了脑袋,正疼得掉泪。
  
  尼克斯凝视着那道月牙型的湖海,几只体型巨大的巨兽站在湖边饮水,它们发出啸长的沉吟,令渺小的生物倾之耳鸣。
  
  “是的,没错,那就是‘月牙’湖。”尼克斯沉声说。
  
  那是普伦普特拿着相机到处拍时一晃而过镜头的景色,最终它被普伦普特敏锐的察觉到了。
  
  尼克斯拍了拍普伦普特的肩头,力道大得普伦普特向前踉跄两下五官扭在一起。
  
  “干得好金毛、哦,普伦普特。”
  
  尼克斯轻咳一声,平时在吐槽的昵称忍不住脱嘴而出。
  
  “好了,我们来看看是哪个漂亮大姐姐发出的森林秘密约会邀请…她最好是个大美人。”尼克斯领头走向湖边。
  
  湖边只有那几头巨兽在慢悠悠的喝着水,尼克斯也不主动跑去招惹它们,而是四人分散在湖边四周寻找。
  
  然后十分钟过去,格拉迪欧那边有了信息,他找到了一间无人居住、长满苔藓和野草的小木屋,就像刻意让他们注意到似的,木门朝内打开、门把上夹着一张干净的纸条。
  
  “看来是对方不肯现身。”伊格尼斯说。
  
  “但是好奇怪哟,我们都没找到什么脚印,这附近地那么湿,就算体重很轻,一脚踩下去也会有痕迹的。”普伦普特还特意示范一下,结果踩出一只飞蛙,吓得他差点滚到地上。
  
  “这里面的东西全都腐烂或者长满苔藓,根本就是没人住过,为什么对方要把我们叫来这种地方,只留下一张纸条却不亲自现身?”格拉迪欧语气有点不耐,他本以为终于可以找到诺克提斯,结果却是扑了个空,这让他很烦躁。
  
  无视金毛幼稚的尖叫,尼克斯拆开那张折得精致细腻的纸条,属于女性娟秀的字迹展现在尼克斯眼前。
  
  〖遵循古老的神圣契约,被选中的真王会为世界带来光明,但是希望被……请将……请去…岛…在黑暗之前……救……〗
  
  中间有好几段至关重要的字迹变得潦草甚至看不清楚,尼克斯皱眉,意识到事情已经开始麻烦起来。
  
  他推测诺克提斯可能遇难被谁抓走了,而企图给他们传递信息救助诺克提斯的人无法亲自现身只能临时用纸条做线索,但关键的字迹潦草得明显与开头娟秀好看的字迹完全不同。
  
  已经有人领先一步来到这里看过纸条,然后纂改了字体。
  
  最糟糕的是,他们又失去了方向,纸条上留下的地址被涂掉,只剩一个‘岛’字被尼克斯认了出来。
  
  岛、什么岛?大陆上包含‘岛’字在内的地方太多。
  
  沉默一下子在四人之间产生。
  
  他们来迟了,线索被人改掉,而诺克提斯的身影也再次消失不见。
  
  “可恶,该死的!”格拉迪欧再也忍不住暴躁的拳打在树上,力道大得拳头陷进树里。
  
  尼克斯望着突然低落起来的三个年轻人,自己也若有所思。
  
  “那…帝国封锁了戴涅布莱也是因为、他们知道诺克特在哪?”普伦普特颤声说。
  
  尼克斯和伊格尼斯同时抬头看着普伦普特,目光带着震惊和醒悟,普伦普特被他们倆目光炯炯的看着又胆怯的后退半步。
  
  “怎、怎么了?”干嘛用这种要吃人的眼光看着我,我说错了吗?普伦普特在心里自我检讨。
  
  然后两只手分别搭在他肩膀大力拍打。
  
  “你说得对普伦普特(金毛)!”两人异口同声,他们同时想到某个点了。
  
  普伦普特咬着牙蹲在地上,五官又一次扭在一起。
  
  喔六神在上,你们能不能不要这样,我这一般市民经不起你们习武人的摧残……
  
  “怎么了?想到什么了吗?”格拉迪欧问。
  
  伊格尼斯指尖有些颤抖的扶起眼睛,说:“是尼福海姆帝国,他们封锁了王城,是因为诺克特曾经出现在那里,他们检察每个平民的编码号,是为了防止诺克特逃走,但是诺克特早就不在那里了,所以他们应该会分批军队去纸条上写的地址抓住诺克特。”
  
  “而我们只要关注尼福海姆的动向就可以知道,诺克提斯王子殿下到底在哪里。”尼克斯接过话,嘴角勾起笑容。
  
  “还等什么小子们?被囚困的王子殿下在等着你们去拯救,赶紧行动起来!噢…车油快没了。”
  
  ——
  
  他静静注视着手中渺小的存在,安静的、脆弱的、纯黑的、干净的——
  
  就像人性最初的模样。
  
  他对时间没有概念,因为他守望过无数君王从诞生至陨落。
  
  而这一次,他也是一名旁观者,守望者。
  
  他守护着这个干净的灵魂一段短暂的时间。
  
  他可以看到这孩子的过去记忆,也可以看到他未来的终末。
  
  那个男人恋恋不舍的将幼小的孩子送到他身边,用真诚的语气拜托他守护着孩子。
  
  他答应了,这也是他的职责。
  
  他睡得很安静,缩成一团,静悄悄的。
  
  在这个没有引力的空间,小小的一团飘流在他巨大的掌心上。
  
  他受伤了。伤痕累累。连灵魂都黯淡无光。
  
  他不愿意醒过来。
  
  不愿意睁开明亮的眼睛,不愿意露出笑容,也不愿意跟他说话。
  
  他回想起来,上次与这孩子对话还是在很短暂的过去。
  
  渺小的人儿蹦哒在他手心里,问他为什么总是穿着一身铠甲,他没有回答。
  
  他单纯的说,自己的利刃像鸟儿的翅膀。
  
  这孩子是被选中的,他将为世界带来光明。
  
  他觉得还没到对话的时刻,但这孩子老是找他说话。
  
  这孩子是继承血脉之人,可以听得到神之语。
  
  时间对他来说等同虚无。
  
  干净的灵魂从他眼前消失了。
  
  他还是安静的、脆弱的、纯黑的、干净的——他应该回去履行他的职责了。
  
  然后他再次听到,虚无的黑暗中脆弱的悲鸣。
  
  是那个熟悉的声音,但是充满了痛苦与绝望。
  
  他遵循着源头过去,找到了支离破碎的灵魂。
  
  他感受到了刻在破碎的灵魂深处的恐惧不安。
  
  黑暗要把黯淡破碎的灵魂吞噬,他伸出手,驱散了那些不净之物。
  
  幼小的孩子长大不少,他明白这是宿命必然,从这孩子离开他身边那一刻,他的成长就加速走向了死亡。
  
  他在哭泣、灵魂脆弱得轻轻一碰就会碎掉。
  
  他犹豫半会,伸出手接住了,记忆一刹那像潮水涌入他脑海里。
  
  他没有情欲可说,但他知道这种东西放在人类身上就容易造出罪孽,人类本身就是性情多变、连他都无法彻底看透的生物。
  
  失去理智的愤怒会制造战争的牺牲品。这个干净的灵魂被人性的罪恶玷污了。
  
  破碎了。
  
  他双手捧起颤抖的灵魂,将其纳入自己的胸膛,曾经被说过披着铠甲冷冰冰的地方。
  
  强迫他陷入了沉眠。
  
  回去吧。他吐出的话语如同荒古巨钟,震碎了黑暗。
  
  等你聚起足够的力量,再从沉眠中醒来吧。
  
  任何人都无法伤害你,在你重新睁开眼睛之前,我会为你守望。
  
  因为这也是我的职责。
  

评论 ( 25 )
热度 ( 45 )
  1. 葉魂八猫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收藏用

© 八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