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需谨慎√
凹凸杂食党√
已站定all金√
不吃瑞嘉瑞√
会抽风弃坑√
会果断挖坑√
有脑洞就会憋不住√
有问题请务必私聊√
是个语废但有表情包√
只想安静做个产粮官√
目前只产all金相关粮√

〖A×N〗Rebane Ja Kass 6

  〖ooc警告。脑浆被猫叼走了。原著设定已被喂猫。〗
  
  〖关于雷吉斯粑粑和巴哈姆特之间不为人知的幼儿交易事件。〗
  
  〖来吧,让我们互相伤害!谁赢了谁就能得到睡美人!!〗
  
  
  ——
  
  艾汀以为自己永远不会踏进这个地方,脚下的土地曾经是他年长轻狂时最仰慕的圣地,但两千年前它拒绝了他,并抹杀了他。
  
  这很讽刺。
  
  如今他重新步上这片土地,带着世界上最深重的罪孽,毫无顾忌的踩在圣地的尘土上,身后带着经由他一手制造的杀戮兵团,心情出奇的平静去面对它。
  
  “剑神岛…让人怀念的老地方。”艾汀长声感叹。
  
  他知道被选中的王最终会在这里接受最后一位神的试炼,在他的计划中诺克提斯最终会在这里继承水晶的力量,但是可笑的是他现在就是为了夺回诺克提斯而亲自来到这里。
  
  诺克提斯是他的所有物,该怎么让他按照故事剧情走下去是他自己才能主宰的。
  
  即使对方是神明也不能沉默着无动于衷啊。
  
  “宰相大人,你确定路西斯王子就在这座岛上?”充满怀疑又锐利的声音从侧边响起。
  
  艾汀无奈的耸肩,只觉得这老头将军太警惕,一点都不识气氛,他可是沉陷在痛苦的回忆中不能自拔,对这剑神岛痛恨得牙咬咬的。
  
  “当然确定,科布鲁斯将军。你可以不相信我的判断,但你也知道戴涅布莱王家神凪一族的预言一向准确,那位可爱的神凪小姑娘从来没有做过欺骗帝国的事情。”艾汀笑着说。
  
  科布鲁斯是个老固执,他做了一辈子的粗人军士,习惯了怀疑和警惕,特别是面对艾汀这种来历不明忽然间就当上了帝国宰相的男人,三十年前他掌握着黑科技登上台面,海德拉皇帝陛下也对他言之即从,三十年间这个男人丝毫未变,仍是当初那副年轻的模样。
  
  科布鲁斯不相信什么年轻不老,他更怀疑艾汀是个魔鬼,他随手丢出黑科技的知识就让帝国短短期间成为直逼路西斯的军事帝国。
  
  这样的人怎么不叫他忌惮。
  
  特别是他看不透艾汀的想法。
  
  “哼,最好那小姑娘别动什么歪念头。”科布鲁斯冷哼一声,丝毫不给艾汀脸色。
  
  “好吧好吧,那我们就光明正大的进去一趟…见见这里主人咯。”艾汀说得特别慢,将‘光明正大’四个字特地重音讲出来。
  
  ——
  
  海德拉皇帝陛下渴求力量与长生,他的野心很大,企图占有路西斯的神聖水晶,得到水晶的力量然后实现长生,因为神聖水晶是古代神明赠与的神物,它的力量可以实现一切。
  
  艾汀正是利用海德拉皇帝陛下的贪婪引导他将目标放在路西斯上面,八年前的戴涅布莱国被俘为人质时便是艾汀在背后一手操纵,诱使海德拉皇帝陛下踏出他计划中的一步。
  
  就连雷吉斯国王的决定也在他预料之中, 他没有选择牺牲儿子拯救友国,而是抛弃友国保全儿子,多么自私的决定。
  
  不知道无知的诺克提斯知道戴涅布莱是因自己而毁灭的…那张可笑的脸蛋会出现怎样的表情。至少想想都会觉得很愉快。
  
  哦…得先解决躲在角落不安分的老鼠。
  
  差不多走进岛中心,古老巨树耸立天地的密集森林时,艾汀停下了步伐,科布鲁斯将军也朝他扫过怀疑的目光,显然他并不信任艾汀。
  
  “嘿…一路带你们到这来了,再往前走要收导游费的。”
  
  气氛瞬间冰冻凝聚起来,一股肃杀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鸟儿惊慌的飞走,原始森林里剩下一场一触即发的战争。
  
  不用艾汀做多余的举动,科布鲁斯将军就立刻指挥魔导兵架起武器对准了后面,他始终没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们,经过艾汀揭开后他听到了微细的声音,那是极其不自然不协调的声音,但足够让一个心理高度警惕的人带着武器一有动静就动手。
  
  艾汀对这老头将军的评价是炮灰,因为他知道对方是谁。
  
  蓝色的磷光闪现那一刻艾汀就知道他猜对了,那把凭空飞驰而来、锋芒毕露的短剑划过强劲的弧度,顺着科布鲁斯的喉咙割去,鲜血飞溅而它还没停下,一击击碎科布鲁斯身后的一名魔导兵后飞旋到半空中回转,直击艾汀的脑门。
  
  艾汀侧头一扁,那把高速回旋的短剑险险擦过他的肩膀,回到主人的手上。
  
  无视倒下去抽搐着身体的科布鲁斯,艾汀站在原地慢慢拍手。
  
  “欢迎你们,真是令人眼前一亮的打招呼方式。”
  
  在他面前,站着的四个人无疑就是跟踪帝国狂赶而来的尼克斯一行人,为了藏在帝国的战舰里他们可费了不少心思,尼克斯没想到他们最终抵达的竟然是剑神岛,传说中六神之一的剑神巴哈姆特沉睡的圣地。
  
  一击得手杀掉了科布鲁斯,但尼克斯并没有感觉到轻松,始终让他觉得有威胁的人就站在眼前四米开外,眯着眼给他们拍手叫好。
  
  这个男人身上没有一点防身武器,但莫名就是给尼克斯一种潜在威胁,他刚刚冷静的扁头躲过了自己的短剑,如果稍有不慎就会卸下整条手臂,而他若无其事的躲过去了。
  
  “看起来你才是藏得最深那个。”尼克斯说。
  
  艾汀扶了下帽檐,非常谦虚的点头:“谢谢你的称赞,路西斯的王之剑先生。”
  
  “诺克提斯王子在哪?”尼克斯也不多说,直接切入话题,他双手握紧短剑,随时会发动突袭。
  
  “他在愚蠢的神明那里,而最终抵达神祗脚前夺得胜利品的,是我而不是你。”
  
  废话已经不用多说,尼克斯抄起短剑就冲了上去,魔导兵一拥而上,伊格尼斯几人也利索的拿起武器迎击,艾汀露出一如既往游刃有余的笑容。
  
  短剑即将刺中艾汀额头时,尼克斯清晰的看见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像燃烧的火焰,眼角流出黑色的液体。
  
  然后尼克斯见到了不可置信、直接推翻他十多年来的认知——如同火花般闪烁的蓝色磷光。
  
  
  ——
  
  他察觉到结界的异动,在那片土地上有人展开激烈的争斗,带着他悉知的魔法波动和浓烈得近乎撼动结界的邪恶。
  
  他知道那股邪恶是谁的,也明白那是诺克提斯最终要面对的。
  
  是路西斯的眷族在与那家伙战斗,他们之间产生的力量碰撞涉及了隐藏的结界。
  
  一方是为了守护而战,一方是为了夺取而战。
  
  他静守在结界里,胸膛中传来微弱的鼓动,那是伤痕累累的灵魂正在慢慢恢复的证明,但是恢复速度太慢了。
  
  当他在黑暗中找到这孩子的时候他就明白,希望已经出现裂痕,在这个链接神聖水晶力量的空间中,尽管对他仍然有治疗作用,效果却已经淡弱。
  
  那具血肉躯壳所产生的异变就是最好的证明。
  
  即使如此水晶还是接纳了产生裂痕的灵魂,就如同仁慈的母亲拥孩子入怀。
  
  那一天男人抱着昏睡不醒的孩子寻求他的帮助时他就看到了,滋生在孩子血肉里的不净之物…一切黑暗的起源。
  
  所以已经迟了。
  
  连神聖水晶都无法弥补这个错误。
  
  因此它束手无策,只能尽到最后一份力修补结果。
  
  但是无论是水晶还是神明,似乎都错了。
  
  他感觉到胸膛中那份鼓动越来越响动清晰、而那家伙身缠的黑暗也开始突飞猛进,如果他再不插手,恐怕整个岛屿都会被黑暗侵蚀。
  
  那个男人背负着连神明都净化不了的罪孽,无论是杀死他的凡人滴血之躯,只要在那边世界的灵魂重新回到现世,世界永远不会迎来黎明。
  
  他很清楚这种事。
  
  但问题已经出现了。
  
  他感受到年幼的孩子慢慢变得活力起来的灵魂、虽然仍然脆弱,但似乎在回应那个男人输出的力量般,陷入沉眠的灵魂开始有了自主苏醒的迹象。
  
  明明在这个空间内只度过短暂(这个空间时间接近静止)的沉眠时间。
  
  他似乎了悟到什么,将那安静的灵魂引出来,小小的凡躯蜷缩在一起,猫耳乖巧的服帖着脑袋,尾巴缠在赤裸的脚踝上。
  
  那双紧闭的眼睛在轻轻颤动,想睁开眼睛却又无法苏醒过来。
  
  他看起来气色好多了,起码没有被黑暗吞噬前那种破碎的苍白,但是细眉皱在一起显得特别惶恐不安,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只剩下仍未淡去的粉色疤痕,他被虐待得很凄惨、那足以摧毁他的心灵。
  
  他很庆幸,那灵魂的颜色并没有改变,黑暗侵染了他的身体,但灵魂依旧干净纯白。
  
  如果将这孩子分离出去,恐怕就再也无法阻止他那加速的死亡吧。
  
  但他强烈的渴望着醒来,与那个男人产生了共鸣。
  
  空间内忽然一阵轰动,他抬起头看着没有尽头的空间裂开细小的裂缝,那是剑神岛上暗藏的结界被蛮横的力量撞击导致的。
  
  即使明白神明的力量无法抗衡,那个男人依旧不会屈下头颅,两千年里他像幽鬼般活着,被历史抹杀无数次仍会带着黑暗回归。
  
  这次他亲自踏上神明沉睡的圣地,妄图以凡躯夺取神明手中的灵魂。
  
  这是很不理智的行为。
  
  他可以抹杀那个男人无数次,尽管那个男人游离在轮回之外。
  
  但是作为这个世界的观察者、神明无法过多干预这个世界,否则神聖水晶也不需要将力量赠与路西斯血脉,让人类代替水晶行使世界重现光明的使命。
  
  他听到了微弱的低喃,应该深陷睡梦中的男孩嘴唇微微张开,发出破碎的单音节。
  
  A、r、d、y、n。
  
  
  作为观察者、身环无数利刃的神明闭上了眼睛,将男孩捧在手心。
  
  他想他该做出决定了。
  
  那同时也是外面那场战斗接近尾声的时刻。
  
  
  ——
  
  他们似乎打碎了什么不得了的结界,就像不小心打破了玻璃瓶。
  
  先别说那该死的、挂着欠揍的嘲讽笑容的帝国男人为什么会使用跟雷吉斯陛下很像的魔法,尼克斯跟这家伙对战到现在居然一直保持双方均衡攻势,他每次出其不意的攻击都会被这个男人从容的躲开,然后这个男人又该死的开始对他展开冷嘲热讽。
  
  这跟他年少时遇到的野狐狸一样,得意忘形又狡猾阴险,尼克斯记得他当时一刀子丢过去被敏捷的躲开了。
  
  他一直诱导着尼克斯使用破坏力强大的攻击,四周都是他们对战轰出来的焦坑,然后在尼克斯一击必杀命中艾汀的脑袋时,他可以确信艾汀当场死亡的。
  
  但死亡得太顺利,让他感到古怪。
  
  然后他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整个地面震动起来。
  
  “地、地震?!”普伦普特大叫。
  
  “等等,你们看地面——”伊格尼斯的声音染上一抹慌乱。
  
  尼克斯半蹲在地上稳住身形,然后肉眼所见,四周如同原始森林般茂密的绿植开始枯黄、枯萎,化成灰色的粉尘消散。
  
  就像被毒物侵蚀殆尽。
  
  “这是什么玩意,发生什么了…”格拉迪欧后退几步,一脸嫌弃的看着从地面溢出来的黑色液体,它们像有意识的液体般各自朝着岛上扩张,似要吞噬整个岛屿。
  
  一切生灵都被这片黑色吞噬,想逃离到高空的鸟儿也坠下地面,被黑色吞没,连那些纯粹由魔力构成的魔导兵也不例外。
  
  他们移动到了比较高的巨岩上,黑色无法吞噬的高处。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快要把整座岛吞掉了。”
  
  “喂,快看,那个男人…”格拉迪欧指着艾汀倒下的方向。
  
  尼克斯顺着格拉迪欧的方向看去,原本被他趁机贯穿脑袋,理应被黑色吞噬掉的男人正若无其事般站在那里朝他们微笑招手,他的眼角流着黑色的液体,破损的外套露出的手臂皮肤表面居然生了一层黑色的裂纹。
  
  简直让人惊悚。
  
  他居然没有死,被短剑一击贯穿的头部完好无损,如果不是他的衣服被砍出几个口子做证明尼克斯还以为他刚才打的是个幽鬼。
  
  “好吧,看来帝国的人都是一群怪物。”尼克斯半开玩笑的说,但他的眼神变得非常锐利严峻。
  
  “那是什么人啊,刚才明明已经死掉的…”普伦普特一阵恶寒。
  
  然后他不慎对上了艾汀的眼睛,那只燃烧着金芒的眼睛就像魔鬼在注视着他。
  
  阴冷的恐惧从脚底窜了上来,让普伦普特后退一步,脸色发青。
  
  
  “该把我的小猫咪还给我了,高高在上的神!”他释放出所有的力量,就像把两千年的怨恨统统逼出来。
  
  结界破碎了。整座岛屿都产生强烈的地震,尼克斯听得到海啸的怒吼,这样让艾汀破坏下去整座剑神岛都会沉入大海。
  
  只为了逼出隐藏的神明。
  
  “该死的,他是疯了吧?”格拉迪欧大吼,结果他听到了艾汀嘲笑似的笑声。
  
  他说:“你终于肯出来了,剑神巴哈姆特。”
  
  
  神明降临只是刹那瞬间,如同时间被冻为虚无,巨大的光之剑刃破空埋入地面,将侵蚀生灵的黑暗之物驱散干净,天空为巨影遮住,一丝光明都照射不到地面。
  
  当他们目睹到神明降世的容貌时,一股压迫心脏的力量是他们感觉身体沉重,差点跪在地上,那是神的权威,凡躯不能触碰的界限。
  
  神明身披铠甲、手持巨剑,以审视的目光凝视着地上唯一胆敢与他目光交接的男人,如今世界最恶的聚集体。
  
  无数把光之剑刃在他身后环绕成圆,刃尖对准了满身黑暗的男人。
  
  只要他意念间一动,就可以当场抹杀这个徘徊在轮回之外的男人。
  
  但他没有那么做,眼神一直与艾汀对视,看穿了他黑色的灵魂。
  
  “为什么…他不动手?”伊格尼斯疑惑不解,剑神巴哈姆特是六神之中位居第一的强大神明,听说其一剑便可击穿天空,想必他的降临是为了惩罚这位侵犯剑神岛圣地的帝国男人,可他只是把剑刃对着男人,却一直无动于衷。
  
  “天呐…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神的样子,心脏都被压迫爆了…”普伦普特是所有人显得最胆小那个,他还双脚微微打颤。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居然把剑神召唤出来了。”
  
  尼克斯沉默的看着遮盖天空的剑神,神的权威释放在他身上虽然同样有效,但他克制力比其他三个年轻人好多了,因此除了胸腔中的压抑感并不觉得会恐惧或者震惊到无法正常说话。
  
  他回答了格拉迪欧的问题:“总之他绝对不是个人。”他还从来没见过一个人会在爆头后依然活着的,况且他还逼出了传说中的剑神。
  
  简直不是人类能做的事。
  
  
  ——
  
  “时隔两千年的问候,您好尊敬的剑神——”艾汀微笑着朝神明鞠躬,然后一把巨剑擦着他身侧一米距离闪着火花插在地里。
  
  艾汀笑得愈加深邃。
  
  看吧,污秽之人是不允许踏进神明的圣地的,神明没有一上来就给他招呼去那边的世界已经是最大的慈悲了。
  
  多么的可悲,而诺克提斯却被水晶接纳了。
  
  大概是因为水晶毫无办法吧,它会看到诺克提斯的未来,他被水晶选中为王,注定要与艾汀对立——但很可惜,艾汀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他改变主意了,他要把诺克提斯永生永世捆在自己身边。
  
  第一步,先把剑神搞定。当然并不是指他能干掉神明,而是想尽办法从剑神手里夺回诺克提斯,他能感觉得到诺克提斯的存在,就在剑神出现那一刻他们之间仿佛建立起了联系…他能听得到诺克提斯微弱的心跳,就在剑神那里。
  
  可是孤高的神明拒绝与他对话,仅仅是一剑警告就削去了艾汀全部的防御手段,完全无法以凡躯抵抗神明的力量。
  
  剑神甚至不需要动一下手指头都能让他粉身碎骨,虽然还是会重生,但那种全身骨头被粉碎的感觉特别痛,他可不想经历自讨苦吃。
  
  “呵呵…”他压住差点被吹飞的帽子,发出嗤笑。
  
  “看来您并不欢迎小人到来呢。”
  
  本来会以为再挨一次攻击彻底没戏,没想到孤高的神明发起了对话,声音像雷鸣般轰耳头胀。
  
  〖离开这里,污秽的亡者。〗
  
  亡者。神明如此称呼他。
  
  艾汀眯着眼睛笑起来,嘲讽的笑。他抬头直面神明的眼睛,毫无惧意。
  
  “可以啊,把你偷走的小猫咪还给我就走。”
  
  他直接挑衅了神明。
  
  尼克斯都为他的胆大妄为感到震惊。幸好他心理接受能力还可以,不然像旁边那只吓傻的金毛那多丢脸。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这般执着于诺克提斯,但转念一想,貌似王子殿下身边全是朵朵奇葩。
  
  然后神明又说。
  
  〖他不属于你,他终会为世界带来光明,而你会带来黑暗。〗
  
  他感觉到那心跳清晰起来,于是忍不住伸手抚上心脏那里,感受着来自另一个心跳的搏动。
  
  “这个人…怎么笑得好开心似的?”普伦普特疑惑的说。
  
  “尊敬的剑神,您应该最清楚,现在的诺克提斯到底是什么存在,他不会把光明带回这个世界,他已经失去那个资格了。”艾汀嘲笑说。
  
  高高在上的神明永远不会认为自身是错误的。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格拉迪欧浮躁的冲艾汀怒吼,他认为艾汀是在侮辱诺克提斯,诺克提斯是被选中的下一任王,他未来要付出忠诚守护的王。
  
  连伊格尼斯的眼神都彻底冷了下来,而普伦普特也皱着眉瞪着艾汀。
  
  艾汀忽略这三个年轻人的愤怒,他等待着巴哈姆特的回应,然后脑袋飞速运转分析对策。
  
  身环无数利刃周转的神明说。
  
  〖诺克提斯会遵循圣约成为真王。〗
  
  “然后把我彻底抹杀?好吧我知道会是这个让人悲伤的结局。”艾汀故作轻松的耸肩,实际上他流了满背都是冷汗,以凡躯接近神明可不是闹着玩的。
  
  况且这个神明还愿意跟他耗着玩。
  
  “但是…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友好的谈一下,我可以为之付出点代价。”
  
  巴哈姆特认真的打量着艾汀,他的表情没有一丝欺骗或狡黠的意思。
  
  “我愿意以黑暗为代价,带走属于我的诺克提斯。”
  
  他说的话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他彻底挑衅了神明。
  

评论(8)
热度(52)

© 八猫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