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不治,世间一切催更都是罪恶的。


〖A×N〗Rebane Ja Kass 7

  〖ooc警告。脑浆持续烧糊。请不要跟我讲原著谢谢。〗
  
  〖我这脑洞越来越不可收拾了怎么办,剧情有暴走迹象。〗
  
  〖别太纠结细节,一切都是为了(爱)王子!〗
  
  ——
  
  巴哈姆特惊讶于艾汀的固执近乎疯狂,他提出的条件等同于交出他的性命。
  
  而尼克斯等人也意识到事情开始不妙,他们明显的感觉到神明没有立刻做出回答。
  
  也许他可能打算交出诺克提斯,交给这个对诺克提斯有着诡异执着、怪物一样的男人。
  
  “不!你不能答应他!”没想到他们之中最先喊出来的是普伦普特,他现在一脸不认同的瞪着巴哈姆特。
  
  其实普伦普特心里怕死了,但他更怕诺克提斯会落入那个男人手里,谁知道他会不会伤害诺克提斯?他可是跟帝国将军站在一起的人。
  
  如果你是守护一切的神明,那你应该守护诺克特。普伦普特在心里呐喊。
  
  八年前他刚刚跟诺克提斯成为朋友没多久,诺克提斯就失踪了,伊格尼斯和格拉迪欧带着他跑遍整个因索莫尼亚都没找到诺克提斯,可是很奇怪,好像谁都没注意到王子失踪了,王都里的大家都一如往常,他们逼问过很多人甚至闹得差点惊动王家君臣…最终得来的只是王子外出养病的哄小孩谎言,他们不相信,一直等待着——八年过去好不容易找到了诺克提斯的身影,结果他又落入敌人手中吗?
  
  八年前年幼时与诺克提斯相处的时光是他最珍贵的宝物,那个安静又内向一旦展露真心就会害羞的微笑的诺克提斯说他是最好的朋友…普伦普特不甘心让他的朋友受到伤害,于是他接受了那只狗狗递来的纸条,他带着伊格尼斯和格拉迪欧去偷听雷吉斯陛下与王之剑的对话,在听到陛下提起诺克提斯的名字时趴在门外偷听的普伦普特鼻子一酸就差点哭了,吓得伊格尼斯和格拉迪欧扒拉着他跑掉。
  
  当年诺克提斯就像凭空消失了,他们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找,却是因为诺克提斯流落在路西斯之外。
  
  那一段时期普伦普特最低落,几乎要自暴自弃,还是伊格尼斯和格拉迪欧鼓励他才没有放弃。
  
  如今他找到了诺克提斯…但却会被帝国的男人抓走——这叫他怎么能忍受?
  
  “恕我直言,请把诺克特还给我们,他已经八年没回家了。”伊格尼斯拍了拍普伦普特的肩膀,眼神无畏的直视巴哈姆特,前一刻他还受碍于神的权威压迫,但感觉到神明的沉默他便满腔怒火。
  
  伊格尼斯自小就被教育处事冷静面对任何事情都不能失去理智,他的父亲总是训械他未来将辅助王子殿下一生,为遴选之王引导未来……事实是从他成为诺克提斯身边的小君臣起,他就变成了天天给诺克提斯收拾卧室、负责起居、整顿三餐甚至包括了诺克提斯的家庭作业。
  
  他是三个人中最早接触诺克提斯的,他知道作为一个王子诺克提斯每天过得都很疲惫,他一点都没有作为王子的自觉,但周围的人包括伊格尼斯自己都强烈要求诺克提斯做得有路西斯王子风范,看见趴在书桌上露出疲惫睡脸眼角微青时伊格尼斯才醒悟过来。
  
  诺克提斯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只不过生在了路西斯王家,只不过流着路西斯的血脉,只不过是周围的人对他要求太刻严,而诺克提斯从来不会主动拒绝别人的要求,他可能会露出不情愿的懒惰态度,但最终还是会拖拖拉拉的勉强达成。
  
  之后伊格尼斯不会强迫诺克提斯,反而诺克提斯逐渐对他倘开心扉了,主动说话、不再冷着脸、甚至会因为不喜欢吃蔬菜而朝他撒娇两下。
  
  他从诺克提斯身边的小小辅助官变成了王子无话不说的好玩伴,后来诺克提斯给他介绍普伦普特时那高兴得眼睛发亮的表情还让伊格尼斯有点小羡慕呢。
  
  可以说在诺克提斯十二岁失踪之前他对诺克提斯照顾的无微不至,连诺克提斯的一切喜好都摸了个底,抛开身份换种说法伊格尼斯就是诺克提斯的保姆,而诺克提斯还不愿意长大。
  
  诺克提斯失踪这八年来伊格尼斯经历了不少锐变,他变得更加冷静,人人都说他精锐的脑袋快比得上他父亲,他甚至可以帮助父亲着手分担一些政务。他是为了终有一天迎接诺克提斯而努力的。
  
  他曾记得诺克提斯在早餐过后拿他说笑,说万一伊格尼斯生气起来会不会跟恶鬼一样可怕,然后伊格尼斯笑着说今天中午吃蔬菜沙拉——
  
  他从未因什么事情而愤怒过,只是诺克提斯失踪时他愤怒于自己的忽视与过错,如今伊格尼斯胸腔里又燃起了那股怒火,像利剑一样指着神明。
  
  尽管神明只需回应他的怒火就能给他造成重伤,他也丝毫不惧。
  
  “我是那家伙的盾,不管是神还是那边那个怪物,只要伤害到未来的路西斯王我他妈就直接碾碎他的脑袋。”要说在早点前格拉迪欧可能还对神明带着敬意与畏惧,但他现在就剩满脸怒火与不屑。
  
  他比伊格尼斯迟一点被派到诺克提斯身边作为王之盾的继承人训练诺克提斯的战力,当时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作为一个王子居然毫无反抗之力被他一竹剑抽打在地上,然后诺克提斯冷着脸说不练了,溜得那个速度跟脚下生风一样,后来听伊格尼斯说那次第一次训练自己把诺克提斯吓到跑回去找伊格尼斯哭诉,伊格尼斯还曾唠叨他下手重把诺克提斯打出了淤青。
  
  跟伊格尼斯那种细腻性格不同,他的妹妹伊莉丝也老实说他粗心大意老是爱动粗……他只是看不起身为一个王子,诺克提斯那种自暴自弃懒惰又任性的样子,每次跟他训练格斗技巧时一旦被打痛了诺克提斯就会任性的耍脾气,趁他分神的时候丢了竹剑跑去王宫外面玩。
  
  格拉迪欧就常常对诺克提斯臭脸面对,他不认同诺克提斯,他以后还是自己要交付忠诚的王——可他不想要这样懒惰的王。
  
  后来伊莉丝的事情让他对诺克提斯改变了观念。
  
  那天晚上格拉迪欧差点就忍不住想动手揍诺克提斯,但雷吉斯陛下来得很及时,他只能咬着牙握紧拳头,他真怕伊莉丝出事,冒着雨围着王宫找遍了每个角落都没找到伊莉丝,结果回到大殿上,淋得一身雨像落鸡汤的伊莉丝和诺克提斯站在中央被仆人们用毛巾擦着头发。
  
  他愤怒得没法控制自己吼了伊莉丝,结果吓哭了伊莉丝,然后旁边一直低头不语的诺克提斯抬起头说是他想出去玩顺便带伊莉丝出去的。他将怒火指向了诺克提斯。
  
  当时他太愤怒,满脑子只想着揍诺克提斯,却没有注意到当时诺克提斯淋雨冻得脸色发白嘴唇失色,没注意到雷鸣响起诺克提斯单薄的身体一阵颤抖。
  
  后来雷吉斯陛下下令禁足诺克提斯出门,他被关在卧室里反省思过,而当天夜里伊莉丝的哭诉让头脑稍微冷静下来的脑袋一阵当机。
  
  伊莉丝说是她追着猫咪迷路的,是诺克提斯找到了她,然后回去时打雷下雨,诺克提斯好几次摔在地上磕伤了手和脚,他朝伊莉丝嘘声说必须向别人保密,但委屈的伊莉丝还是忍不住大骂哥哥是笨蛋。
  
  后来他偷偷去卧室看了眼诺克提斯,发现诺克提斯裹着被子滚到地上睡着了,伊格尼斯在悄悄的把他抱起来,熟睡不醒的诺克提斯一脸苍白,被子掉下去时格拉迪欧清楚的看见诺克提斯的手脚都缠着纱布,伊格尼斯轻声跟他说诺克提斯怕打雷一夜都没睡,好不容易睡着了却摔下床滚到地上差点吓死早晨过来给他换药的伊格尼斯。
  
  格拉迪欧当时就笑了出来说这是猪吗睡得这么死。
  
  当时他就认同了这位老是让他气得跳脚的小王子,心甘情愿那种,以至于诺克提斯失踪的时候他差点拆了诺克提斯的卧室。
  
  尼克斯老是说他们三个是奇葩,其实现在看来尼克斯觉得他们都是好样的,世间没有什么比得过毫无保留的信赖不是吗?
  
  这么想来当初被仆人们追得满大街鸡飞狗跳上窜下跳的诺克提斯王子殿下还真是特别的可爱。尼克斯想。
  
  他现在总算想起来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一段莫名其妙的关于王子的回忆,因为当时挡在诺克提斯面前伸手拎起王子后衣领把他抓回王宫的就是碰巧从前线回来交差的自己,他忘记了,现在又碰巧想起来了。
  
  当时小王子那炸毛的表情就像被揪了尾巴的猫一样对他又挠又抓的。
  
  “好吧尊敬的剑神大人,你现在左右为难了,是选择抛弃这几个年轻人的信任还是牺牲一个孩子去挽留那什么光明的世界……你选吧。”尼克斯耸肩。
  
  巴哈姆特确实沉默了。
  
  他理解那三个年轻人类,但做出选择的不是他,他不能干涉那个孩子,该做出选择的是他自己。
  
  于是所有人都看见身环剑刃的神明伸手掩在胸甲上,白色的炽光亮起刺痛了眼睛,光芒褪去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几个青年都被神明手中瘦致的男孩吸去注意力。
  
  诺克提斯蜷缩在巴哈姆特掌心像只贪暖的猫儿缩成一团,似乎因为外界的气候比较低,他轻轻的抖了一下,然后发出了微细的呓语,那双闭起的眼睛轻轻的颤动着,似乎快要睁开眼睛,但又一直醒不来。
  
  艾汀看着睡在巴哈姆特掌心的背影,他的眼神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疯狂,表面依然挂着自信的笑容,他对诺克提斯势在必得。
  
  伊格尼斯他们看到多年未见的诺克提斯心情很激动,但随后注意到他身上的异常时喜悦的笑容就凝固在脸上。
  
  诺克提斯当年失踪时是十二岁,而现在他看起来才十四五岁左右,稚嫩的脸庞与瘦致的身骨看起来完全没成长多少,还是个男孩模样,乌黑带着点藏蓝色的头发多出了他们记忆中没有的三角形耳朵,还有缠在脚踝上的纤长黑尾巴。
  
  “那是什么玩意的耳朵和尾巴?诺克特到底发生什么了?!”格拉迪欧大吼。
  
  “诺克特!诺克特!为什么叫不醒?!”普伦普特也发现了异常,无论他怎么大喊大叫,诺克提斯还是没有醒过来。
  
  “诺克特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对我们没有一点反应?”即使是伊格尼斯也无法冷静下来,甚至有点慌乱无措。
  
  诺克提斯似乎睡得很沉很沉,即使是嗓子最大的格拉迪欧发出怒吼也不见他动一下,让三个年轻人心底升起一股冰寒。
  
  好像诺克提斯永远不会醒来,让他们感到恐惧。
  
  就连尼克斯也严峻起来。
  
  王子在路西斯消失了八年,谁也没见过王子,雷吉斯陛下他不确定,但尼克斯总觉得雷吉斯陛下应该知道其中缘由,不然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好似预知了般,在八年后才派他去寻找诺克提斯。
  
  这八年间谁也不知道王子在哪里生活,成长得如何……如今看来他根本就没多少改变,貌似就连身体也缓慢了成长,还有身体异变出的那两个诡异玩意。
  
  “我觉得你该解释一下,不然我不好回去交代。”尼克斯说。
  
  〖他受到了伤害,暂时陷入了沉眠。〗
  
  巴哈姆特的声音如同巨钟敲鸣,打击着三个年轻人,他们表情有点呆滞。
  
  只有尼克斯注意到,巴哈姆特话音刚落艾汀的眼神闪烁不定,但又很快消失。
  
  〖如果你们的呼唤使他醒来,那么我便将他归还于你们。〗
  
  〖但如果你们失败了——〗
  
  “亲爱的诺克提斯就归我了。”艾汀抢过巴哈姆特的话题,摘下帽子朝尼克斯等人欠身,“放心,请不要用那种恨不得杀了我的眼神瞪着我,我想我刚才的发言足以表达我的诚意,我并不会伤害诺克提斯,毕竟……”
  
  毕竟他是我的所有物,我怎么会舍得弄坏我宝贵的小猫咪呢?
  
  艾汀一直都知道隔壁那边的王之剑一直在盯着自己一举一动,他说完之后还特意朝尼克斯欠身。
  
  尼克斯觉得说什么也不能让王子落到这种男人手里,就算拼了命也得把王子带回去,不然他就是个失败的王牌了。
  
  更何况这男人身上全是谜。
  
  
  “我跟王子没有接触过,还得靠你们去唤醒他。”尼克斯回头对心情沉重的三人说,他激励的拍打伊格尼斯他们的肩膀,“别这么快就放弃,想想你们是为了什么而跑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是为了诺克提斯而来。为了带他回路西斯。
  
  “该死的…诺克提斯给我醒醒!你要睡到什么时候?该起来训练了!!”格拉迪欧破着嗓子大吼,连代表亲近的昵称都被他丢开。
  
  然后他们终于面露喜色,因为诺克提斯的身体抖了两下,伊格尼斯很敏锐的发现诺克提斯屈在胸前的手五指微动。
  
  只是有点微弱反应,但给了三个年轻人很大希望。
  
  “嗯…我想想、就说诺克特讨厌的东西吧。”伊格尼斯忽然想起了什么,说:“诺克特你再不起来,不仅格拉迪欧会揍你一顿,我也不会纵容你挑食了,天天吃蔬菜的。”
  
  他觉得诺克提斯似乎听得到他们在说话,他说出蔬菜两词时明显看到诺克提斯的眉毛皱了起来,特别的惶恐不安。
  
  看来诺克提斯讨厌吃蔬菜这点坏习惯还在。于是伊格尼斯赶紧添油加醋:“就连你的小卡班库尔、鱼竿、你喜欢的东西我都向陛下申请禁令。”
  
  喂,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尼克斯想。
  
  但这似乎可以刺激诺克提斯,他发出了微细但清晰的呓语,蜷缩的身体开始活动起来,他翻了个身把方向朝着伊格尼斯这边,把背部留给艾汀。
  
  他好像在睡梦中确定了伊格尼斯发出声音的方向,咂咂嘴巴又蹭一下巴哈姆特掌心,巴哈姆特沉默的看着诺克提斯,诺克提斯的气色红润了些许,不像之前那样苍白。
  
  艾汀一点也不着急,反而觉得诺克提斯这样子蛮可爱的,只是可惜他不是为了自己露出这样的姿态,而是那三个有点碍眼的年轻人。
  
  他们拍拍普伦普特,让这个逼着自己脑袋飞速运转涨红了脸都想不出一丁点让诺克提斯受到刺激的话来的金毛小伙冷静下来。
  
  “如果诺克特你还不醒…”普伦普特下定了决心,抬头大叫:“我就把你至今为止整蛊大家的照片和证据公布出来——包括你不小心踩碎了伊格尼斯的眼镜、因为伊格尼斯逼你吃蔬菜你就把仙人掌丢在他被子里、还有格斗训练后偷偷把格拉迪欧整箱杯面沉进湖里、趁格拉迪欧睡觉时用墨水画在他脸上——全部都说出来!!”
  
  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尴尬。
  
  尼克斯呆了呆,顿时想掩面而泣,原来小王子也是一朵奇葩。
  
  “喔…所以我之前莫名不见了眼镜就是诺克提斯害得?还有睡觉扎得满身都是刺也是……?”
  
  普伦普特扭头看过去顿时吓得寒毛竖起,伊格尼斯的镜片都反光了。
  
  然后直接让他叫出声的是一脸凶恶相的格拉迪欧,就像一座快要爆发的火山。
  
  “啊?”格拉迪欧拖长了音,“普伦普特你是说…原来是诺克特这小子偷的我杯面?还把它沉湖了?我那次被老爹臭骂脸上的涂鸦也是诺克特搞得?”
  
  “没、没错……”
  
  “喂、诺克提斯——!!”
  
  喔,六神在上,多亏普伦普特的爆料,似乎感受到了来自格拉迪欧火山喷发的愤怒和伊格尼斯冰川暴雪的寒冰——总之诺克提斯算是露出了做噩梦的表情,然后艾汀感觉到那颗心跳得瞬间飞快。
  
  他要醒了。
  
  乌黑的眼睫正在努力轻颤,指尖微微收缩,他发出不情愿的呓语,然后迎着久违的第一缕光芒睁开了眼睛。
  
  “诺克特!!”他们都在呼喊他的名字,但男孩的意识时而迷离时而昏沉,原本清澈如水的蓝眸蒙上了一层灰,看着空洞、失了活力。
  
  “唔…啊……”诺克提斯张嘴吐出不完整的单音节,他似乎想表达什么,可是声音听起来特别沙哑,听着心里难受那种。
  
  他爬了起来,磕磕绊绊的躲到巴哈姆特的铠甲里,缩成一团瑟瑟发抖,抱着脑袋发出了哽咽声。
  
  “诺克特?!”伊格尼斯几人都呆住了,完全不理解诺克提斯发生了什么,一醒过来就露出极度恐惧的模样。
  
  他躲在巴哈姆特掌心里,耳边忽然响起的声音让他误以为是那些人,惨叫着把自己抱得更紧。
  
  他身上的伤好了,但不代表心理上的伤会好。
  
  那道伤痕永远会留在他心里,像魔鬼一样紧追着他。
  
  “他这又是怎么了?为什么这副样子?”纵然是尼克斯也被那声凄厉的惨叫惊到了。
  
  所以巴哈姆特说的〖伤害〗到底多严重,至于醒来就意志崩溃?!诺克提斯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鬼?!
  
  可这次巴哈姆特没有回答他。
  
  突变只是瞬间的事。
  
  几把巨剑无端从天而降深陷地面,突如其来的攻击使地面山摇地震,超越速度的攻击带来的风波差点掀毁了地面残留的最后一点植株,直接在几公里开外炸起了滔天巨浪。
  
  巴哈姆特的攻击来得太突然,导致尼克斯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等泥尘散去时巴哈姆特已经手持巨剑指着艾汀,艾汀胸有成竹的抬头直视巴哈姆特略带恼怒的眼睛,他怀中抱着昏迷过去的诺克提斯。
  
  他是个狡猾的男人,趁巴哈姆特与尼克斯进行对话分神的瞬间夺走了无法抵抗的诺克提斯,为了不让意志混乱的诺克提斯挣扎他还打晕了诺克提斯,然后巴哈姆特恐怖的攻击瞬间追来。
  
  幸好的是他及时躲过去了,否则刚才不是升起滔天巨浪而是他的脑袋被剑刃轻轻一蹭就没了。
  
  这多亏了诺克提斯给他的幸运值呢。艾汀想着,低头亲吻诺克提斯的嘴角。
  
  然后尼克斯的攻击就随着袭来,还有他带着杀意的声音。
  
  “你在对我们路西斯的小王子做什么呢?那个举动可不适用在他身上!”
  
  刚刚艾汀亲吻诺克提斯那一幕画面看着都觉得惊悚,所以尼克斯二话不说就展开了攻击。
  
  这他妈原来是对王子有那个意思的,就算王子是朵奇葩也不至于引来这种非人怪物吧?他可不想拿脑袋回去跟雷吉斯陛下交差!
  
  所以什么都不用考虑,他直接拼了命的出招,想趁着艾汀分神招架时夺过诺克提斯。
  
  “我赢了,所以诺克提斯归我了。”
  
  关明正大搞作弊、游刃有余躲避攻击的艾汀朝巴哈姆特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他是我的。”
  
  
  

评论 ( 17 )
热度 ( 46 )

© 八猫君 | Powered by LOFTER